2014年4月16日星期三

文化与发展之间的失衡


*作品刊登于《公正报》

文化的传承,一直都是一个很沉重,多数年轻人不知道以及避而不谈的课题。有些年轻人甚至会认为谈文化,是一件很“不流行”的事,却不了解,文化对一个族群的重要,以及文化背后对一个城市扮演的角色。

继记录赵明福事件的坠落之后,纪录片工作者王诗棋拍摄了这一部叫着《Warisan》的纪录片,记载了各个种族努力捍卫的建筑物,包括苏丹街、马来乡村甘榜班达达南以及冼都印度乡村铁路村的故事。

大家比较熟悉的可能就是坐落在吉隆坡市中心的苏丹街以及富都监狱吧。根据文物法,任何超过50年的建筑物,都能被视为文化遗产。当政府破坏这些文化遗产的时候,他不仅仅亲手铲走了代表国家历史的产物,他也同时删除了大家的集体回忆。社会工作者兼资深评论员希山慕丁莱益斯(Hishamuddin Rais)就点出,政府不停以发展为名来破坏历史文物,最后烙进人民心中的,不再是我们自小必须修的历史课,而是重新建起的麦当劳、肯德基。想想,这是我们的文化吗?

无论是苏丹街、班达达南还是铁路村,捍卫历史文物的他们,都曾经争取所有的机会跟发展商会面洽谈,甚至是想尽办法把居民捍卫文物的心愿传导给首相知道,无奈过程中总是遭到诸多阻扰。

而最不合理的是,好比在征收苏丹街土地的课题上,政府事先根本完全没有咨询过公众的意愿。可笑的是,在505大选之前,首相更是曾在电视节目上承诺,苏丹街的土地不会被征用,并且会被列为文化古迹。这燃起了业主们的希望,可惜希望是短暂的,业主们发现位于苏丹街一带的巴生车展、UDA Ocean以及宏愿大厦相继被拆除。投诉、游行、抗议,阻挡不了政府执拗以发展之名铲除文物,民众仅能做的可能就是收集老照片,进行口述历史以留住一些文献。

征用法令60年代就已存在,当时是为了让政府征用土地来发展基本设施。时至今日,自90年代起,就有很多征用土地的诉讼案发生,不过政府都成为最大赢家。只要征用法令不被修改,政府就有无限权力继续“发展”。可悲的是,政府征用的是人民缴税的钱,破坏的是人民珍惜的古物,建立起来的是调查多次许多空缺的办公室大楼。

Warisan这部纪录片,并不像一些纪录片那样沉闷和冗长,拍摄者恰到好处地穿插古物的拍摄和人物的专访,并把片子分成9章,让观众更能理解文物的故事,民众团结的力量以及文化的价值。有形文化除了能通过促进旅游带来经济上的效用,它也是精神文化的载体,记录着一个国家、一个族群的共同回忆,更是往后引以为鉴的文物。


看了这部纪录片,不仅让您了解文化的重要,也让您思考,您曾经为文化做过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