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5日星期一

死的不复生,错的错下去

我还记得那一刻,主编冲进来大喊,赵明福死了!然后同事们急着问,谁是赵明福?主编说,欧阳捍华的助理!在反贪会坠楼死了!从那天起,这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这是一个跟悲情和眼泪脱离不了关系的名字。

那是我刚入行新闻业的大新闻。阴差阳错之下,我被分派去跟进赵明福的验尸庭案件,每天天未亮就要驾车到沙亚南地庭去,最要命的还是在庭内听一大堆大部分我都无法听明白的审讯内容,然后还得呕一篇新闻稿出来。

亲眼目睹和见证泰国法医普缇的供证,亲自出席赵明福开棺验尸,这都是难能可贵的新闻采访经验。可是让我留下最深印象的,直到我已经离开了新闻行业后的,始终是明福的妹妹丽兰。我过后才知道,原本对时事一无所知的她,就因为哥哥离世的突变,而影响了她的看法,甚至是人生。

去年,我中学就深交的好朋友王诗棋,说要拍一出关于赵明福的短片。结果,几个月后,全职是补习老师但实职是社运分子她,就把短片《坠落Jatuh》拍好了。更没想到的是,通过我拿到丽兰电话的她,也因此跟丽兰成了好朋友,更帮丽兰拍摄结婚短片。

2013714日,赵明福逝世四周年。巧妙的是,我在照片中看到我的好朋友王诗棋,她竟然当了欧阳捍华的政治秘书。此刻,想起明福遗孀在为张念群站台时说,明福遗腹子尔家印象中的爸爸,永远是黑白的;想起丽兰每回提到哥哥都泪流心碎的样子。大家都为他们哭过,泪水还在心里流,但是大家都走过来了。

每一年,都有无数无辜的百姓因为国阵的霸道和野蛮而死去。每一桩死得不明不白的冤案都影响着死者身边的人以及广大的读者们。生命权,是最基本的权力。如果这权力都可以不明不白地被剥夺,那这样的政府,还有值得被尊重的余地吗?

是的,失去的人命追不回来,但是千万不要有国阵会因此而从过去的失败中认错并学习和进步的错误预测。

换不成政府,国阵的衰事依然一如所料地陆续有来,尤其适逢国会进行之际。首相过去5年出国开销4410万,把国库当私库花钱花得如此地理所当然;选委会主席被踢爆跟退色的墨汁供应商相熟,合同私通不必公开有钱一起赚得多么理直气壮;市长一句命令下,“为了发展所有人必须牺牲”,隆市建筑物林立的钢骨水泥再添一栋,罔顾民意118层独立遗产大厦似乎势在必行。

更别以为马华不入阁对我们华裔起着怎样的作用。瞧,马华入不入阁,华社优异生进不了属意大学和科系依然是每年定时发生,这么多年来马华在内阁了争取了什么改革了什么?

国阵犯下的错,我记忆犹新;国阵重蹈的覆辙,我无法忘记;而国阵害死的人民,我铭记于心。让这份恨,这份怒,传播到更多人的心里,记得,从不小看人传人的力量。

**明福短片《坠落》链接:http://www.youtube.com/watch?v=2Yq4rLg9TWo

*刊登于《公正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