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9日星期二

不要以为三权跟你没关系

三权分立,指的是立法、执法和司法三大政府机构的权力分散,以及互相制衡,起源于法国哲学家孟德斯鸠。乍听之下,难懂复杂,许多人更是不了解三权分立的重要以及跟我们生活的密切相关。

先看立法。立法权,于我国,落在国会下议院的手中,(因为上议院并没有正式否决法案的权力)也就是我们投选的222名国会议员讨论及辩论国家法律的国会殿堂。最近第13届国会掀开序幕,民众又能从国会新闻中看到议员们在国会提呈各种课题以及代议士们的素质。

首先,大家满心期待的华裔部长——教育部第一副部长叶娟呈原来有着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本色,竟然发表“数理英化政策的目的不在于提高学生的英文水平,而是为了获得数理资讯”的言论,还得劳烦议长出手解围。当年前首相敦马哈迪强硬实施有关政策,就是因为有感我国的英文水平低落。如今这名前校长发表有违普遍认知的言论,再次让我们见证国阵部长的素质。

虽然国会在我眼中好像很少认真辩论法案,并成为许多人开记者会的集合点,但是国会大厦也不失为一个议员爆料及追究执政者的好地方,例如雪州水供公司的母公司商业高峰控股竟支付高达3340万令吉的薪酬给执行主席罗查里;对比香港廉政公署的77%,我国反贪会的反贪效率低,只开档调查20%贪污投报;国阵企图对民联胜选的选区进行拨款歧视,让有关选区无法获得公平的拨款数额。

通过国会,我们也能知道政府的执法表现。简单来说,执法就是政府官员按照法律履行行政职责的部分。我国执法和立法严重重叠,执法人员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进行不公之事,包括首相能够以拨民联选区较少的拨款,来惩罚投选民联的选民。另外,你也能发现国阵在反贪上的空头支票。反贪会这边厢表示已经设立了十人小组调查砂拉越首长泰益玛目涉嫌贪腐的短片,另一边厢就马上阻止致力揭露泰益贪腐舞弊的《砂拉越报告》负责人凯丽入境砂州,也是执法机构的海关拦截凯丽入境处理她的诽谤官司。

而司法机构的工作,既是维护法律及解决正义。经常被广泛讨论的警察人员,涉及执法(行政)和司法两个部分。行政警察的工作集中在预防犯罪,司法警察则是负责制裁犯罪。谈警察,当然不能不谈治安。我国治安亮红灯,其实是一个非常老掉牙的课题,可恶就在于警方的反应。过去至今的几任全国警察总长,都不约而同地极力捍卫名誉早已受损的警队,而且说法同样惹人发笑。连续三位国阵高官或高官亲属被爆窃,全国警察总长丹斯里卡立还能说,人们仍如常生活不需保鏢陪同出门,证明治安受到保障。顺道一提,卡立在雪州反贪局发生赵明福命案时担任雪州警长。没事,事情已过了4年,卡立还不是一样升官发达。

司法的核心当然是法庭。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朱玉叶案件,被告无罪释放的判决除了是受害者家属的二度伤害,也是人民对法庭威望最后希望的破灭。案件能拖延7年已经是一大笑话,被告竟然只是被提控谋杀而没有被提控强暴。

认识三权,并知道三权分立的重要,也能因此理解权力制衡和换政府的必要。

*刊登于《公正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