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5日星期三

从别的星球来看你

踏入家门,放下包包,按了按电脑的开启键,脱掉衣服去洗澡,然后在电炉前煮起泡面。接着,就在网络的虚拟世界流连,挥霍那剩下其实并不多的青春。

每一天重复不断的规律,能卸下身体的疲惫,却卸不下那一样重复不断的寂寞。

这是刚刚分手的第四个月。第一个月,我,踩着高跟鞋,一个人去看戏、一个人去吃饭、一个人去走街。后来,被街上一双一对的情人的的眼光吞噬了。第二个月,躲在家,我哪里都不去,在网络中寻求那仅剩一点的慰籍。

感谢面子书创办人马克扎克伯格为我的人生填补了不少孤独的感受。我像一般的无知少男少女一样,每天都必定要看朋友们在面子书上的状态,看他们的照片,窥探他们的心情,找人聊聊天。

这样的情况维持到我分手的第三个月后出现了突变。我的生命中,出现了他。一个完全出乎意料的他。他是我中学参与华文学会时认识的一位学长。我对他的印象非常模糊,只能从面子书他的照片中勉强想起他是谁。

在我宣布单身的第三个月,他在面子书主动找我聊天。他跟我第一次“说的话”是:

“你那篇针对我国治安问题的评论,写得非常棒,不愧是当年培南中学第15届华文学会的主席!学妹,我一直有留意你在部落格的文章,很喜欢你的文笔,你在4个月前写的《下雨的前奏》写得让我很感动!”

我被他的话震慑住,因为我一直以为这世界上除了自己之外,没有多少人会细看我的文字。中学时期经常因为作文写得好而得到老师的赞赏,而刊登到华文学会的刊物或者校刊。那时候,老师的认同是我一股强大的写作动力。工作之后,我写的文章,不管是评论、心情点滴、爱情小说都好,交往过的三位男友,都对我引以为傲的文字力量燃不起热情,也没有这方面共通的话题。

分手总会让一个人的自信跌落谷底,得知原来自己有这么一个人默默欣赏自己的某些才华,自信会瞬间回弹,并认为自己还有那么一点的“市场价值”。

我们就这样打开了话闸子。没想到,这话闸子一开,话题不仅源源不绝,而最惊人的发现是:不管是兴趣、想法、价值观,他竟然跟我有几近百分百的相似!
××××××××××××××××××××××××××××××××××××××××

小时候,我曾经幻想过,这世界会否出现一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仿佛就像是在另一个时空里的一个星球里,住着跟我一样的人。

周隽恒。我想,他就是我小时候这个幻想里的人。我们同样是热爱方块字并喜欢表达的人,我们同样关心时事抱着批判精神,我们同样喜欢计划大小事规划人生。

而让我最无法置信的是,我们不仅在人生观念、对事物的看法和判断相似,我们连一些很细微的事情和爱好,都一样!我们喜欢的歌手同样是美声系的林志炫,我们在最低潮时都喜欢看周星驰的电影,我们热爱网络作家蔡智恒有意思又滑稽的文字。

我们每一天都会聊个至少一小时,就这样依靠方块字的奇特力量,一来一往,没有听到对方的声音,没有任何肢体接触,但却感觉如此的靠近,仿佛比每天见面、睡在枕边还更能了解对方的想法,猜测到对方会怎么接话。谈着谈着,我开始在猜测他的坐姿,他的表情,他房间的布置,自个儿偷偷噗嗤地笑了起来。

我不敢相信,之前经常埋怨前男友沉迷网络世界的我,现在一天不上网溜达就完全无法入眠!而现在对我最重要的,已经不是面子书上别人的状态、照片和短片,而是他在不在线上。看到他在线上,我的嘴角就会不自禁地往上扬,心跳的频率也跟着加快,并迫不及待地跟他分享发生在我身边的事物。

有一天他在前一天没有跟我交代却不在线上,我就会在房间电脑前来回踱步,不由自己地躁虑起来。等他出现在线上,我就试图探测他无故没上线的理由,觉得他虽然没有出现在我眼前,却时时刻刻都存在于我的生活里。

我们虽然曾是对方世界里的过客,但却没把对方放在心里。没想到21世纪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互联网却把我们重新联系一起,点燃连我也措手不及的爱火。

这样的关系维持了三个月。我们都没对对方明确地表达爱意,但从我们的文字沟通中,我感觉到他对我超友谊的关心和担心,我感觉到他对我的在乎和对我身边男生的嫉妒。而最重要的是,我也同样对他有着一样的感受。

我觉得自己很荒谬地掉入了这场由面子书牵红线的似是而非的爱情当中。面子书,不仅让我和他对彼此重新认识并且互相吸引,也让我更了解自己真正所需要的那个人。

过去的三段感情中,我和我的前男友们之间都不曾出现第三者。倘若真的要说,我们之间的第三者,就是彼此存在的太多差异吧。每一段感情我都曾为对方真心真意地付出过,到了最后又因为还是无法接受彼此而在互相伤害之下被迫划上句点。别人口中说的什么互补性格,放在我身上却是越补越糟糕。

三段失败的感情让我对爱情甚至是自己,都彻底失去了信心,并怀疑一切问题的始作俑者都是我。直到遇到他,我才清楚地知道,我就是要寻找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做任何事都不需要解释,下任何决定他都明白当中的缘由。

柏拉图说过:爱情,是上帝把雄雌分成两半后,努力寻求另一半的渴望。此刻的我,深信着我的另一半的名字就是,周隽恒。

××××××××××××××××××××××××××××××××××××××××

我们很有默契地对见面的事,保持沉默。直到2010年1月31日,我28岁生日的前一天,他在面子书留言给我,叫我去查看我的电邮。在电邮的dropbox里,他share了一个他拍摄的短片,短片里他戴着小丑的面具,吃力地弹着吉他,并用他磁性但音色不准的声音,唱着那首我们都同样最喜欢的情歌——《不再让你孤单》。

虽然看起来他的样子很好笑,但是我从第一幕开始就应潸然泪下。他记得我说过的很多话。他记得我说过,前男友答应我要弹吉他给我听但却始终没有兑现承诺;他记得,我最喜欢的丑角就是《蝙蝠侠:黑暗骑士》中的小丑Joker;他记得,我最爱的情歌是这一首百听不厌的《不再让你孤单》。

虽然严格来说,他唱得挺难听的,但所有的歌词都唱进我的心坎里。

“我不再让你孤单我的疯狂你的天真
我不再让你孤单一起走到地老天荒”

在唱完歌后他要脱下面具时,荧幕中浮现了两行遮住他张脸的字:“陈云音,我喜欢你!我们见面好吗?”

我用手揩了揩泪,用键盘打了“YES”回复。

××××××××××××××××××××××××××××××××××××××××

2012年12月31日,寂寞,是一种能腐蚀空气的情绪。我被沉寂的气氛吞噬着,一个人重复听着:

“让我轻轻的吻着你的脸
擦干你伤心的眼泪
让你知道在孤单的时候
还有一个我陪着你”

快要31岁的我,在繁华的首都里,独自经营一家书店,事业稳定,有车有楼,父母健在,什么都不缺,可称得上是不折不扣的败犬女王。就在大家都跟情人们一起倒数跨年时,我在听着这首越听越孤单的歌。

在我28岁生日的那一天,我跟隽恒见面了。虽然当时我带着战战兢兢的心情去见他,对这么理性的自己竟然投入一段网恋而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我们见面之后,就疯狂地投入了一场歇斯底里的恋爱。我们一起去做大家共同喜欢做的事,一起旅行,一起写作,一起生活。我们疯狂地爱着彼此,就像爱着自己一样,仰赖着大家相似的种种,滋养着这份突如其来美妙的爱。

我也曾经那么地笃定,这段网恋必定会开花结果。只是,跟一个与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在一起,生活是少了很多麻烦,但是却少了些火花。

后来的后来,我终于明白,在经历了三段性格迴异的爱情后,我努力寻找一个和我相似的对象,其实只是想要找回失踪的陈云音。

我没有因为任何一次的恋爱失败而放弃对爱情的追求,因为人生的挫折,真的很多啊,谁能确定我在下一个转角的路口,不会遇到我的真命天子呢?

值得珍惜的请争取,无法改变的请接受,已经失去的请放手。我关上了电脑,在璀璨的烟花之下,期待2013年的到来,期待一段圆满落幕的爱。

*写于2012年12月。

2 条评论:


  1. 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
    我的梦里 我的心里 我的歌声里

    回复删除
  2. 哗,很久没有人直接在这里留言了。你抄的歌词有什么隐喻吗?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