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7日星期四

态度决定高度

我相信很多人,在大选后,都陷入一种不想阅读新闻的状态。这不完全是因为我们对选举结果极度失望,我觉得更大的程度,是因为翻开报章或打开新闻网站,都充斥着坏消息。

马来西亚现在的局面,认真说,就是没有新闻好过有新闻。不仅是发生的新闻让人无法开心起来,更重要的还是官员们的态度让人气结,想爆粗,却无奈。

首先,槟城两起意外事故发生后,死者家属们揪人心的痛哭,让看者心酸。唯虽然倒的是巫统大厦的避雷针,但是巫统的反应完全凸显党内没有问责文化。槟州巫统主席再纳阿比丁竟可把矛头转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指安华在该工程施工时是副首相兼巫统署理主席。

问题发生后,并不是第一时间研究如何解决问题并向人民交代,反而是尽情卸责,这就是巫统的文化,跟槟州首长林冠英的日夜奔波及对死者家属的慰问,形成强烈对比。

扣留所在今年5个月内死了8个人,公正党副主席苏仁德兰要负责警队的内政部长阿末扎希以及首相向民众交代。阿末扎希的反应是:若有一些警员没有依据盘问的标准作业程序行事,这个责任应落在他们身上,怪罪整体警队非常不公。

阿末扎希贵为巫统副主席,在党内有一定实力,除了发表种族言论犯众憎之外,还这么没有常识地说出这番蠢话。首先,在你的地方无端端死,你就需要负责;接着,警方扣留所死亡已经不是新鲜的新闻,而是从无间断地发生,不是警队的错,莫非是老百姓的错!?

到处有人无辜死,巫统依然一副“淡定有钱净(剩)”的模样。我… … 忍!

最近治安问题频上报,针对餐馆遭抢劫案,全国警察总部公关主任南利助理总监说,警员巡逻无法一直停留在特定地方,警方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任务。什么?警方最重要的职务不就是维持治安,确保人民安全吗?我… …再忍!

民众对选举成绩不满,当然不可能只是太无聊,毕竟集会是蛮累人的事情。种种选举舞弊证据确凿,唯选委会主席阿都阿兹坚称选举没舞弊,宣告天下不褪色的墨汁竟然褪色得乱七八糟,阿都阿兹竟然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一句“墨汁褪色是我人生中最伤心的事”就想以此了事熄众怒?

… …闭上眼睛,再忍!

首相承诺在2015年前削赤至3%。我国已经创下16年赤字的辉煌纪录,公务员开销有增无减,隆市和柔佛一带大型朋党工程如火如荼地进行,大选派的糖果债一大堆,你相信他的话吗?生活压力依然这么大,财政部长到底做了什么实际举动帮助人民!?

… … 深呼吸,再忍!


很多人说,一个人的态度决定高度。我相信,对一个政府而言,这道理也一样适用。巫统大选后的态度依然是一如既往地不负责任、不讲道理、没有逻辑,这样的态度,就算能靠奸计赢得本届大选,也不会持久。希望你跟我一样,把对他们的憎恨记住并收在心里,放下失望和难过,耐心等待国阵被全民推翻的一天。

*刊登于《公正报》。

2013年6月11日星期二

从来都不是种族与性别的问题

最近看新闻,如果你忘了看日期,你会有刹那间以为自己仿佛身在几十年前甚至几百年前的时代里。

怎么说呢?先看首相夫人罗斯玛的言论。罗斯玛在全球妇女峰会表示,首相纳吉对妇女是友善的,我们已经很解放了,所以不需要上街。

首先,我想没有人质疑首相对妇女的态度是恶劣的,而除了多年前巫统议员发表过的“月漏论”或是“女性驾车容易导致意外发生”的言论,或是大部分男女性都无法认同的“千依百顺妻子俱乐部”之外,我想普遍上我们不会觉得大马是一个未解放,男女关系极度不平等的国家。

更何况,在原任部长莎丽扎闹出“养牛风波”时,首相纳吉还在迫于无奈之下,暂代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一职,创下了我国内阁阵容新的一页!

当然,我们一直努力争取女性受委高职,不管是政府还是私人企业。只是,女性同胞们何时有因为受到不公平的待遇而走上街?

罗斯玛言下之意好象是在影射最近民联频频发动的黑色集会,呼吁女性们,你们已经受到很不错的待遇,干嘛还要上街去呢?关键就是,我们上街和集会,是因为要反抗选举不公啊!
显然的,首相夫人企图以性别的角度来混淆视听。

当然,企图混淆视听的不只是罗斯玛一个人,还有前首相马哈迪。马哈迪自大选后就说了危言耸听的“华裔拒绝巫裔的友谊之手,引发华人海啸”,接着最近又一再批评黑色集会证明了华裔种族主义。

当然,马哈迪拒绝看清事实,许多黑色集会的照片都一再显示,出席者包括各大种族,更何况该活动是由多元种族色彩的公正党所发起。马哈迪又再次试图通过种族的手段来分化大家,引发巫裔的危机感,以及华裔的恐惧。

马哈迪在批评行动党之前,忘了检视自己政党的本质。马哈迪一直批评行动党是华人政党,自己不看看自己的政党本来也就是种族政党,惨败的同僚马华就是华基政党。最矛盾的是,您不停批评别人的种族色彩,自己却没有离开种族政党的意思,而且还以自己丰富的从政经验预言“我强烈相信种族因素将继续主宰我国政治”,这是可笑还是可悲?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但是一直认为,都已经2013年了,我们不能还停留在只有哪些特定的族群或是性别去为自身争取权益,我们要追求的是:只要是对的,任何人都应该为其他人伸张正义。就像不管扣留所里被打死、被警方无理扣留的是什么族群的人,只要违反我们道德价值的,我们就应该反抗。

当所有事情都停留在从种族的视野去思考,所有国家的进步和繁华,都将会被抛离。美国南北战争已过了160多年,奥巴马也连任了美国总统,我们要等到几时才能真正地跳脱种族思维?

回归重点。我们集会,我们想尽方法反对13届大选的结果,我们以证据来控诉选举舞弊,不是为了种族,不是为了性别,而是只为了一个放诸四海皆准的价值——公平。


请勿掉入国阵重复使用的种族圈套,记住,我们要的只不过是简单的,公平的选举制度。

*刊登于《公正报》。

2013年6月5日星期三

从别的星球来看你

踏入家门,放下包包,按了按电脑的开启键,脱掉衣服去洗澡,然后在电炉前煮起泡面。接着,就在网络的虚拟世界流连,挥霍那剩下其实并不多的青春。

每一天重复不断的规律,能卸下身体的疲惫,却卸不下那一样重复不断的寂寞。

这是刚刚分手的第四个月。第一个月,我,踩着高跟鞋,一个人去看戏、一个人去吃饭、一个人去走街。后来,被街上一双一对的情人的的眼光吞噬了。第二个月,躲在家,我哪里都不去,在网络中寻求那仅剩一点的慰籍。

感谢面子书创办人马克扎克伯格为我的人生填补了不少孤独的感受。我像一般的无知少男少女一样,每天都必定要看朋友们在面子书上的状态,看他们的照片,窥探他们的心情,找人聊聊天。

这样的情况维持到我分手的第三个月后出现了突变。我的生命中,出现了他。一个完全出乎意料的他。他是我中学参与华文学会时认识的一位学长。我对他的印象非常模糊,只能从面子书他的照片中勉强想起他是谁。

在我宣布单身的第三个月,他在面子书主动找我聊天。他跟我第一次“说的话”是:

“你那篇针对我国治安问题的评论,写得非常棒,不愧是当年培南中学第15届华文学会的主席!学妹,我一直有留意你在部落格的文章,很喜欢你的文笔,你在4个月前写的《下雨的前奏》写得让我很感动!”

我被他的话震慑住,因为我一直以为这世界上除了自己之外,没有多少人会细看我的文字。中学时期经常因为作文写得好而得到老师的赞赏,而刊登到华文学会的刊物或者校刊。那时候,老师的认同是我一股强大的写作动力。工作之后,我写的文章,不管是评论、心情点滴、爱情小说都好,交往过的三位男友,都对我引以为傲的文字力量燃不起热情,也没有这方面共通的话题。

分手总会让一个人的自信跌落谷底,得知原来自己有这么一个人默默欣赏自己的某些才华,自信会瞬间回弹,并认为自己还有那么一点的“市场价值”。

我们就这样打开了话闸子。没想到,这话闸子一开,话题不仅源源不绝,而最惊人的发现是:不管是兴趣、想法、价值观,他竟然跟我有几近百分百的相似!
××××××××××××××××××××××××××××××××××××××××

小时候,我曾经幻想过,这世界会否出现一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仿佛就像是在另一个时空里的一个星球里,住着跟我一样的人。

周隽恒。我想,他就是我小时候这个幻想里的人。我们同样是热爱方块字并喜欢表达的人,我们同样关心时事抱着批判精神,我们同样喜欢计划大小事规划人生。

而让我最无法置信的是,我们不仅在人生观念、对事物的看法和判断相似,我们连一些很细微的事情和爱好,都一样!我们喜欢的歌手同样是美声系的林志炫,我们在最低潮时都喜欢看周星驰的电影,我们热爱网络作家蔡智恒有意思又滑稽的文字。

我们每一天都会聊个至少一小时,就这样依靠方块字的奇特力量,一来一往,没有听到对方的声音,没有任何肢体接触,但却感觉如此的靠近,仿佛比每天见面、睡在枕边还更能了解对方的想法,猜测到对方会怎么接话。谈着谈着,我开始在猜测他的坐姿,他的表情,他房间的布置,自个儿偷偷噗嗤地笑了起来。

我不敢相信,之前经常埋怨前男友沉迷网络世界的我,现在一天不上网溜达就完全无法入眠!而现在对我最重要的,已经不是面子书上别人的状态、照片和短片,而是他在不在线上。看到他在线上,我的嘴角就会不自禁地往上扬,心跳的频率也跟着加快,并迫不及待地跟他分享发生在我身边的事物。

有一天他在前一天没有跟我交代却不在线上,我就会在房间电脑前来回踱步,不由自己地躁虑起来。等他出现在线上,我就试图探测他无故没上线的理由,觉得他虽然没有出现在我眼前,却时时刻刻都存在于我的生活里。

我们虽然曾是对方世界里的过客,但却没把对方放在心里。没想到21世纪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互联网却把我们重新联系一起,点燃连我也措手不及的爱火。

这样的关系维持了三个月。我们都没对对方明确地表达爱意,但从我们的文字沟通中,我感觉到他对我超友谊的关心和担心,我感觉到他对我的在乎和对我身边男生的嫉妒。而最重要的是,我也同样对他有着一样的感受。

我觉得自己很荒谬地掉入了这场由面子书牵红线的似是而非的爱情当中。面子书,不仅让我和他对彼此重新认识并且互相吸引,也让我更了解自己真正所需要的那个人。

过去的三段感情中,我和我的前男友们之间都不曾出现第三者。倘若真的要说,我们之间的第三者,就是彼此存在的太多差异吧。每一段感情我都曾为对方真心真意地付出过,到了最后又因为还是无法接受彼此而在互相伤害之下被迫划上句点。别人口中说的什么互补性格,放在我身上却是越补越糟糕。

三段失败的感情让我对爱情甚至是自己,都彻底失去了信心,并怀疑一切问题的始作俑者都是我。直到遇到他,我才清楚地知道,我就是要寻找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做任何事都不需要解释,下任何决定他都明白当中的缘由。

柏拉图说过:爱情,是上帝把雄雌分成两半后,努力寻求另一半的渴望。此刻的我,深信着我的另一半的名字就是,周隽恒。

××××××××××××××××××××××××××××××××××××××××

我们很有默契地对见面的事,保持沉默。直到2010年1月31日,我28岁生日的前一天,他在面子书留言给我,叫我去查看我的电邮。在电邮的dropbox里,他share了一个他拍摄的短片,短片里他戴着小丑的面具,吃力地弹着吉他,并用他磁性但音色不准的声音,唱着那首我们都同样最喜欢的情歌——《不再让你孤单》。

虽然看起来他的样子很好笑,但是我从第一幕开始就应潸然泪下。他记得我说过的很多话。他记得我说过,前男友答应我要弹吉他给我听但却始终没有兑现承诺;他记得,我最喜欢的丑角就是《蝙蝠侠:黑暗骑士》中的小丑Joker;他记得,我最爱的情歌是这一首百听不厌的《不再让你孤单》。

虽然严格来说,他唱得挺难听的,但所有的歌词都唱进我的心坎里。

“我不再让你孤单我的疯狂你的天真
我不再让你孤单一起走到地老天荒”

在唱完歌后他要脱下面具时,荧幕中浮现了两行遮住他张脸的字:“陈云音,我喜欢你!我们见面好吗?”

我用手揩了揩泪,用键盘打了“YES”回复。

××××××××××××××××××××××××××××××××××××××××

2012年12月31日,寂寞,是一种能腐蚀空气的情绪。我被沉寂的气氛吞噬着,一个人重复听着:

“让我轻轻的吻着你的脸
擦干你伤心的眼泪
让你知道在孤单的时候
还有一个我陪着你”

快要31岁的我,在繁华的首都里,独自经营一家书店,事业稳定,有车有楼,父母健在,什么都不缺,可称得上是不折不扣的败犬女王。就在大家都跟情人们一起倒数跨年时,我在听着这首越听越孤单的歌。

在我28岁生日的那一天,我跟隽恒见面了。虽然当时我带着战战兢兢的心情去见他,对这么理性的自己竟然投入一段网恋而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我们见面之后,就疯狂地投入了一场歇斯底里的恋爱。我们一起去做大家共同喜欢做的事,一起旅行,一起写作,一起生活。我们疯狂地爱着彼此,就像爱着自己一样,仰赖着大家相似的种种,滋养着这份突如其来美妙的爱。

我也曾经那么地笃定,这段网恋必定会开花结果。只是,跟一个与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在一起,生活是少了很多麻烦,但是却少了些火花。

后来的后来,我终于明白,在经历了三段性格迴异的爱情后,我努力寻找一个和我相似的对象,其实只是想要找回失踪的陈云音。

我没有因为任何一次的恋爱失败而放弃对爱情的追求,因为人生的挫折,真的很多啊,谁能确定我在下一个转角的路口,不会遇到我的真命天子呢?

值得珍惜的请争取,无法改变的请接受,已经失去的请放手。我关上了电脑,在璀璨的烟花之下,期待2013年的到来,期待一段圆满落幕的爱。

*写于2012年12月。

希望总在黑暗的尽头

我相信有很多人跟我一样,还没从无法换政府的失落中完全走出来。

我相信有很多人跟我一样,对我国的未来的想法,除了悲观,还是悲观。

我们试着从激昂热血的ubah潮中走出来回到正常生活,可是那边厢就有不少爸爸妈妈,被首相和马华联手打造的“华人在野”及内阁没有华人代表的恐吓给吓到。

我们试着通过全马跑透透的集会向国阵传达对大选舞弊的不满和愤怒,可是那边厢为了杀一儆百恐吓人民,阿当阿迪被以反手铐的方式被扣留,就连声援阿当的人也被捉。

我们试着努力赚钱为求成家立业抗衡通膨,可是那边厢实行消费税的传言却不绝于耳,看着自己银行数字不停下跌,可是全国各地的大型工程不断进行,MRT工程的收入尽收于朋党 MMC-Gamuda的口袋,柔佛依斯干达特区的发展尽落入UEM的钱库里。

经济上,最终利惠的只是巫统的朋党,平民只能继续当贫民,并准时缴税给贪婪的政府。政治上,纳吉能不能熬过今年也是未知数,但马哈迪势力盘根,慕尤丁虎视眈眈,预料许多霸权肮脏的地下手段将会继续上演,而马华更是根本不需耗唇舌去谈。还有特地延迟划分选区的选委会,预料将会按照巫统的意愿尽情地划大划小。

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国家?说对话说真话却被捉,再努力也还是被偏袒的政策捆绑着,再辛苦但赚来的钱对比起邻国新加坡还是小数字,再小心还是会因为治安不靖而提心吊胆。是!国阵继续领导的国家,就只会是一片你不管多么爱她,但还是充满不公平、不合理、不符逻辑的地方。你越是这么想,越是觉得这个国家真的没救了。

作家查尔斯·狄更斯在《双城记》里说过,“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明智的时代,这是愚昧的时代;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的春日,这是失望的冬日。

这是很坏的时代,贪腐霸权却依然执政,但是资讯的流通让我们摆脱愚昧。
这是黑暗的时刻,选票被操控,民心不能彰显,但是黑暗过后,更多人意识只是通过选票来反国阵是不足够的。

黑暗的尽头不是黑暗,而是曙光。民主除了选民手中的选票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方式来落实公民社会。大选之后,更多人勇敢参与“人民之声”集会,表达内心的不满,其实就是人民民主素养提高的表象,可喜可贺!阿当被捕,千人声援,这显示民众愿意为社会的不公不义抗议,也是人民对人权意识的提升。

不要忘了,国阵还有很多坏事会继续做,我们仍需继续扮演监督的角色,争取更多我们本来就应该拥有的自由。民主,顾名思义是以民为主。真正的民主,不只是两线制,而是人民对民主的醒觉和追求。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刊登于《公正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