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8日星期五

是良知还是无知?


记得大马歌唱杰出代表——李佳薇,在台湾星光大道中,就是翻唱碧昂丝的《Listen》而赢得冠军的殊荣。不管是碧昂丝高亢激昂的版本,还是李佳薇沉稳细腻的歌唱,我都从歌曲中聆听到歌唱者充分想要别人倾听的呼吁。不过,“一个大马妇女之声”组织主席莎莉花连说十次的“Listen”,却只是让我听到她超级不耐烦、马上喝止巴瓦妮发言并宣示“主权”的霸气凌人。

莎莉花说,请不要拿大马跟其他国家作比较,要比,那你为什么还在大马?就去你认为更理想的国家。有哪个正常一点的人活着,是从来不比较就能进步的?就连尊贵的首相纳吉,在发言拉票时都免不了比较。2004年,时任副首相的纳吉就表示大马的华教比新加坡好;2012年,纳吉说大马的教育费比其他国家低,他还说大马的网络自由因为没有过滤而比其他国家好!莎莉花可不可以也跟纳吉说不要比较?

她的言下之意,也包括不满意政府就移民。没错,就因为太多出色的大马人不满意政府,所以选择了移民。根据国会报告,2008至2009年8月之间,我国的移民人数就高达30万5千人。这些人很大部分,都是因为国阵政府学不会“Listen”而选择一走了之的。然后她扭曲了的逻辑竟然也还包括,在场所有学生没有移民、继续选择在本地大学就读,就代表他们满意国阵的表现!

她说,安美嘉因为发动“合法“的净选盟集会,所以触发了无政府状态。请问我国在709和428这两天,有哪一秒钟是处于无政府状态?说话完全没逻辑的莎莉花还质疑举出一系列佐证和数据的巴瓦妮不明白什么是民主,因为超过3个人的集会就是非法集会。

首先,这本来就是一条凸显政府有多蠢的反民主的条规,而且问题不是净选盟要选择非法进行,而是政府就是不批准,或者出尔反尔(请回顾纳吉在净选盟2.0时说过的话)。我想莎莉花是绝对没有听过什么是街头民主。

接下来莎莉花说的话,实在是不堪入耳,什么叫他学会尊重大人啦,最可笑的是还搬出人有问题动物也有问题的蠢道理来,并还给了不少动物的例子。再再地证明,这些跟一个大马有关的人,都是蠢话辈出。

其实最可怕的,并不是莎莉花说了什么,而是在场2300名学生听到什么还有想着什么。亲爱的家长们,没错!这就是许多本地大学替无知大学生洗脑的过程,要大家宣誓反对街头抗议,不仅灌输错误的讯息,还误把大学生当成三岁小孩来教育。

以前我们总是把大学比喻成圣洁的象牙塔,塑立学生独立和自由的思维,后来的大学生却变成了思想封闭、因循守旧的地方。我在就读本地大专时也常常听到这些对于社会民主运动的误导和污蔑,校园学生运动遭到诸多阻碍。最后我看见绝大部分的大学生,都只是埋头于考试,或私事,对于国家大事不闻不问。

最后,这些人,将成为社会的栋梁。这些栋梁继续对国家大事采取“事不关己己不劳心“的态度,我最不敢相信的,是大学生竟然不了解投票的重要、不认为有注册成为选民的必要。我最近才发现,我的一些中学朋友至今都还没注册成为选民的大马公民!

在国阵愚民政策充斥各个角落之下,大学生最后会变成社会的良知,还是无知的一群?

2013年1月8日星期二

回头



好了,处理了这份文件,就可以收工了。我伸伸懒腰,电脑荧幕显示,11点55分。才想起,刚刚同事的对话里:今天是7月14号,快点收工咯。我关掉手提电脑,收拾桌面,准备回家。关灯前,我看了看这个去年才只是20X60尺,今年却已经大了3倍的办公室。对,这就是满足感!可是。为什么我的寂寞,灼着我的心的痛,却好像大了好几十倍?

我很想打电话给她。真的很想。只是手机拿出来,手指却僵硬了。关了灯,搭升降机下楼,阵阵冷风瑟瑟。寒着我的,不是鬼节的幽魂,是我那仿佛已经出窍的游魂。偌大的办公室,蒸蒸日上的业绩,是每个男人最向往的人生理想之一。为了这点,我其实并不在意省下陪朋友陪家人的时间。因为那种满足感,就在刚才我看着我的办公室时完全体会到。创业难,守业更难。我当然需要耗尽我的时间和精力来经营。更何况,现在线上游戏百花齐放,要在仅有的市场上分一杯羹,又得设法开创新市场,这不仅需要进行深入的研究分析,还需要有远见的总裁。像我一样!

我的本田CRV在高速公路上奔窜。20分钟后,到家。我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用遥控器开了刚买的52寸全高清液晶电视,这真的是人生一大享受啊!只是,我的办公室是我的,同事都对我敬而远之;我的车是我的,隔壁的座位还没有空闲找人填补;我的房子是我的,我的女人半年前,丢下一句话,走了。

我很想打电话给她。真的很想。我从口袋拿出那包今早才买的dunhill。我猛抽着,呼出来的烟圈浮起了他唠叨我快去洗澡的生气模样,我再把二手烟吸回进去。思念,就是这样,迂迂回回,烟搞砸的,还是自己的肺,思念弄痛的,还是自己的心。对不起。我抽泣着跟自己道歉。我很难受。只有我自己知道的。只有那深层的自己知道。我最痛的,是她离开的时候,这个深层的自己,被那现实功利的自己狠狠的,埋葬起来了。

那天我还是没办法鼓起勇气,去参加益礼的婚宴。我的思域顿时掉入过去中学、大学层层画面。我们曾经一起为避开考试的压力而深夜驾摩托兜风,我们曾经为了共同的梦想而日夜埋头苦干,我们曾经为逝去的初恋而对酒当喝。我们有个如此多的过去,最后却因为工作上的一些小分歧而拆伙了。他怎么这么小气!瞧,最后以我现在的业绩来看,还不是论证了我的想法才是对的!你开的那间小网咖,我想一年的净收入应该就是我一个月能够赚到的吧。

他结婚了。跟那个当初分隔两地的她结婚了。我和她却分开了。为着她丢下的那句话。可是我两个月前买的本田,是她最喜欢的车型,我家的装横,都是她最喜欢的绿色。我夜里翻覆难眠时,想嗅到的,是她长发的潘婷洗发水味。是的,我不喜欢她唠叨我、骂我、凶我!可是我。是我的脑海。却还是定时在每个吃饭、洗澡、睡觉以及任何放空时候或是无时无刻,浮起她唠叨我、骂我、凶我的样子。

我翻查电话里的通讯记录,发现妈妈已经有两个月没有打电话给我了。我也已经4个月没回家了。对上一次回,还是为了拿一些留在家乡的重要文件。妈妈真的够烦的,一句话重复重复N次,烦不烦点!每次都惹我骂她的!可是我。是我的脑海。却还是会想起,妈妈以前如何在单亲家庭中把我养大,如何看着孩子们一个一个离开家乡,在我懊恼她很烦时,依然继续说话的皱巴巴的脸。现在妈妈没有再打电话叫我回家替他修电话线,付电水费钱,我。反而不习惯了。

她说,钱和事业才是你的一切。是的。那时候我为了公司研发的第一个全新线上游戏而忙了一段很长的时间,只是连续在公司睡了两晚,捧着批萨回家想要跟她庆祝第一天销售成绩冲破预算时,她的房间空了。是的,就只留下在桌子上字条里写的这一句。我想起她写给我的信,写着她希望我能陪她度过那一次的低潮;我想起她哭着告诉我她需要我的关怀,而我只是告诉他,你知道这project是多少万吗?你知道这工作对我的事业有多重要吗?你知道你的事业算得了什么,只要我这一次工作顺利,你的未来都不是问题!你现在是没有钱买饭吃了吗?跟我拿就行了!

她说,她不是找个男人来填饱她的肚子的。她说,她希望她的男人能参与她生命中任何一个重要的决定,所以才会在这次低潮中需要他的意见。她说,她宁可我赚少几十万,也情愿我抽点时间陪她聊聊天关心今天的她发生什么事情了。她最后说,为什么这四年来你都不了解我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是的,如果她现在还是我的女人,她未来真的是没问题的了。只是当我看到我的未来的时候,她却已经从我的未来中销声匿迹了。

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了,找到她需要的那位能填补她精神需求的男人吗?我只是知道浓浓的烟圈,一直把我卷入当初的美好回忆中,让我,快要呼吸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