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日星期四

沉默,是默许他们的草菅人命


我已经数不清自己在新闻中看到他的名字多少次,多少次都是他那张脸,以及被虐打的身体,还有他依然悲伤泪流的母亲。

内政部长希山慕丁最近在国会中针对在野党的提问作出了两项回答。其中一项为,从2000年到今年9月为止,一共有209人在警察扣留所死亡。另一项数据为,警方从20071月至20128月,一共开枪射死了298人。

我说的那张脸,是古甘的脸。这张去世之后才为人熟悉的脸。古甘惨死已经三年多了,至今依然无法沉冤得雪。或许常看主流媒体的一些人,对古甘并不是非常熟悉,或许你偶有看见他的名字,但却没有去在乎他的死因和这件事背后的故事。古甘之死,恕我绕过司法,以我基本的观察、分析能力直言,被打得这么伤,怎么可能不是别人造成、而是自己突然急性肾衰竭?

我记得赵明福的母亲张秀花曾说过,赵明福在反贪会死,反贪会就要负责。古甘被关进扣留所后突然全身被打伤,然后肾衰竭死去,警察单位不必负责?日前,虽然相关的两位警员已经各被判入狱3年,但古甘母亲欲起诉政府及全国副总警长卡立,为古甘之死负责。

或许很多人觉得,事不关己,己不劳心,也不需要去关心。可是大家是否有试想想,13年里,就有209人在扣留期间死亡,这些人是怎么死去?就算他们是可疑人物,是嫌犯,不是都应该交由法庭去判断吗?如果警察可以是不需要律师、不需要证据呈堂的法官,我们是否可以考虑像1988年司法危机当时一样,这回一次过炒掉所有的法官,直接让警察坐上法官的位子去?

而且这只是根据警察的记录,实际上有多少个人在扣留所死去?我们没有像香港那样,有独立的香港警监会,谁能确保数据正确与否?

警察在过去不到6年的时间内,枪毙了298人。你可以说,这些人当中,绝大部分都是印尼人,或是外劳啊!那是不是表示,这些人就该死?外劳就不值得有基本的生存权?

世界人权宣言阐明,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就算是动物,我们也不忍心虐待、杀害,人呢?枪毙了298人,是出于什么原因?这当中是否涉及滥权及滥用枪械?这,不应该是人民之声关心的问题而已,这应该是大家都要关心的事。

我必须说明,我并不是对警察有特别的偏见,我一直都觉得不能完全把罪名怪在警察头上,因为背后行政的偏差、种种的勾结和贪污,才是问题的根源所在。还记得“不平则鸣”,是我们学过的道德价值吗?连最基本的性命,也不懂得尊重的政府,请三思后再投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