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6日星期一

政府有坏急需修理!


这一位诞生自政治世家,23岁就当国会议员的一国之首,最近说了无数段让人觉得可笑又可悲的话,其中他在绿色苦行和董总请愿大会发生之前,奉劝人民无需改朝换代时说了这么一段话:

“如果没坏的话,为何要修理?它并没坏,离坏还远得很。我们的国家,让许多其他国家忌羡。最近,我们才刚刚调涨(公务员)薪资、津贴与退休金,发出一马援助金1.02.0,同时也为单身人士提供津贴,甚至还有免费轮胎。你还要些什么?我们还可以给更多,只要我们良好管理国家,未来将能给更多。”

我觉得很可笑的是,这么多年来,国阵还是很执拗地相信这一套愚民政策,尤其是在经历了4年前的308海啸、这两年来无数次受到人民热烈支持的净选盟集游行、反公害集会、华教请愿大会之后,他还是认为,只要不停派糖果,不停推行一大堆华而不实的转型计划,在网上搞一搞阿JIB哥,人民就会突然看不到你们做过的坏事。

如果这个国家不是给你们搞砸了,我们为什么要冒着被水炮和催泪弹的风险去游行争取干净公平的选举?我们为什么要走几百公里的路日晒雨淋来反对莱纳斯稀土厂?如果这个国家不是给你们弄坏了,总稽查司报告为什么会爆出这么多贪腐挥霍的事迹?砂州首长为什么可以拥有459亿令吉的惊人财富?养牛风波的那位安娣为什么没有受到对付和处分?

国阵真的天真得以为我们全部人都还跟东马绝大部分活在内陆、没有办法得到资讯,而误以为国阵是好政府的人民一样。我们现在拥有唯一能够知道全面新闻的网络世界,我们已经不可能再受你们操纵我们的思想。

是的,或许人民出乎意料的坚毅力量把你吓怕了。你急急要大马销量最好的中文报帮你以头条方式“粉刷”一下,以为这样就能安抚群众。扛出来的理由竟然是:“我们没有不听取民意,请拿出证据来!反稀土民众的情绪遭到利用。”

大佬!随便google一下稀土的害处,就一大堆资料出来了啦!两年前关丹国会议员傅芝雅就已提出许多证据来论证稀土厂的害处,中国内蒙古《包头》稀土厂的故事也在网上流传。而且,难不成国阵真的把人民当成白痴?没有科学证据几万人就贸贸然上街去苦行;还是以为这些人都是没有受过教育、容易被反对党怂恿的无知人民?

而且最简单的一个道理,如果这些稀土是无害,为什么先进国澳洲拒绝回收?为什么?难道人家是白痴?游行的人民是白痴?又或者执政的你们是才是白痴?不,你们绝对不是白痴,你们只是为了眼前利益而不惜牺牲人民安危的政棍!

接着,上万人抗议《教育发展大蓝图初步报告》,你的说辞是:国阵没有意图毁灭华校。那报告中为什么要说“多源流学校环境单一,不利国民团结?为什么不愿意承诺增建华小和独中?

你的谎言,不计其数;你违背的诺言,不胜枚举!真的很想大声地跟你喊:我们受够了!这个国家已经因为你们而病入膏盲,我们要马上修理!很快,下届大选就是你们的死期!

2012年11月1日星期四

沉默,是默许他们的草菅人命


我已经数不清自己在新闻中看到他的名字多少次,多少次都是他那张脸,以及被虐打的身体,还有他依然悲伤泪流的母亲。

内政部长希山慕丁最近在国会中针对在野党的提问作出了两项回答。其中一项为,从2000年到今年9月为止,一共有209人在警察扣留所死亡。另一项数据为,警方从20071月至20128月,一共开枪射死了298人。

我说的那张脸,是古甘的脸。这张去世之后才为人熟悉的脸。古甘惨死已经三年多了,至今依然无法沉冤得雪。或许常看主流媒体的一些人,对古甘并不是非常熟悉,或许你偶有看见他的名字,但却没有去在乎他的死因和这件事背后的故事。古甘之死,恕我绕过司法,以我基本的观察、分析能力直言,被打得这么伤,怎么可能不是别人造成、而是自己突然急性肾衰竭?

我记得赵明福的母亲张秀花曾说过,赵明福在反贪会死,反贪会就要负责。古甘被关进扣留所后突然全身被打伤,然后肾衰竭死去,警察单位不必负责?日前,虽然相关的两位警员已经各被判入狱3年,但古甘母亲欲起诉政府及全国副总警长卡立,为古甘之死负责。

或许很多人觉得,事不关己,己不劳心,也不需要去关心。可是大家是否有试想想,13年里,就有209人在扣留期间死亡,这些人是怎么死去?就算他们是可疑人物,是嫌犯,不是都应该交由法庭去判断吗?如果警察可以是不需要律师、不需要证据呈堂的法官,我们是否可以考虑像1988年司法危机当时一样,这回一次过炒掉所有的法官,直接让警察坐上法官的位子去?

而且这只是根据警察的记录,实际上有多少个人在扣留所死去?我们没有像香港那样,有独立的香港警监会,谁能确保数据正确与否?

警察在过去不到6年的时间内,枪毙了298人。你可以说,这些人当中,绝大部分都是印尼人,或是外劳啊!那是不是表示,这些人就该死?外劳就不值得有基本的生存权?

世界人权宣言阐明,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就算是动物,我们也不忍心虐待、杀害,人呢?枪毙了298人,是出于什么原因?这当中是否涉及滥权及滥用枪械?这,不应该是人民之声关心的问题而已,这应该是大家都要关心的事。

我必须说明,我并不是对警察有特别的偏见,我一直都觉得不能完全把罪名怪在警察头上,因为背后行政的偏差、种种的勾结和贪污,才是问题的根源所在。还记得“不平则鸣”,是我们学过的道德价值吗?连最基本的性命,也不懂得尊重的政府,请三思后再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