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7日星期三

请对政府有一点基本要求



我一直都认为并相信,每个人对身边的人和事都应该并且会有基本的要求。或许你不自觉,但只要认真思考,你就会发现。

打个比方,你对你工作的公司和老板,就会有一系列的要求。要求加薪,要求更好的福利,要求更有弹性的工作时间,要求减少工作量。你的你的情人也必定有要求,包括懂得关心你、愿意付出时间陪伴你、拥有共通的价值观和话题等等。你对家人也有要求,希望回家妈妈会煮你喜欢吃的美食、哥哥载你到处玩、妹妹不要顽皮捣蛋等等。

姑且不谈你有没有把这些要求说出来,或者你对他们的要求,他们做不做得到,但是要求绝对是成长、进步的推动力,是必须存在的。那么,你对这个国家是否有要求呢?当然,国家是一个虚体,决定国家命运的始终是你们投选出来的政府。而且,是我们投选的,我们是老板,我们当然有资格列出一系列的要求。如果你不曾对这个政府有要求,那你决定有必要检讨你是不是一个好公民?

我觉得,我的要求并没有太高,也没有太多,并且是一些大家都同样认同的普世价值。我要求我生活的国土,能够国泰民安,人人安居乐业。或许这样说太理想了,那我能不能只是要求,少一些贪污、挥霍和勾结,以及不要再重蹈覆辙,多一点开心的新闻?

只是随便看看总稽查司报告的新闻,就忍不住生气、愤怒、难过起来。这些新闻,仿佛不是新闻,是一而再、再而三发生的旧问题,成千上万的公帑,不是被浪费掉,就是被吃掉!

先谈我们都重视的教育。政府资助的30间技职学校竟然供应劣质的食品予学生,冷冻水牛肉充当真牛肉,这已经不是贪污问题这么简单,这是人格的问题,拿学生的健康来开玩笑!柔佛宗教学校拨款不足,校舍严重破坏,其中一间学校因为课室不足而被迫租用店屋上课,学生还得席地而坐,国阵说的公平对待各源流,哪有一诺千金?还有,政府担保的债务总计1167亿5767万令吉中,约占17%的高教基金贷款是最大宗。我实在不敢相信,我国的高等教育要怎样继续下去。

还有周而复始、数不尽的挥霍及贪污事件,随手拈来就有738令吉打印机维修费高达5万令吉、阅读器维修费超过售价20倍、耗资50万令吉买的牛羊精液摆着不用、官员擅自耗费182万疯狂采购、登嘉楼州76万议员拨款遭滥用、新山苏丹娜阿敏娜医院价值500令吉的喉镜保养费竟高达7150令吉,还有本应收藏最高机密文件的保险库竟然用来放旧家私。

如果你对你的公司的许多要求,老板都做不到,你会准备骑驴找马,找机会换工;如果你的另一半总是无法达到你的要求,你必须考虑分开,换个更适合的对象。如果政府总是达不到你的要求,你会怎么做?

别迟疑,请“换”。

刊登于《公正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