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7日星期三

请对政府有一点基本要求



我一直都认为并相信,每个人对身边的人和事都应该并且会有基本的要求。或许你不自觉,但只要认真思考,你就会发现。

打个比方,你对你工作的公司和老板,就会有一系列的要求。要求加薪,要求更好的福利,要求更有弹性的工作时间,要求减少工作量。你的你的情人也必定有要求,包括懂得关心你、愿意付出时间陪伴你、拥有共通的价值观和话题等等。你对家人也有要求,希望回家妈妈会煮你喜欢吃的美食、哥哥载你到处玩、妹妹不要顽皮捣蛋等等。

姑且不谈你有没有把这些要求说出来,或者你对他们的要求,他们做不做得到,但是要求绝对是成长、进步的推动力,是必须存在的。那么,你对这个国家是否有要求呢?当然,国家是一个虚体,决定国家命运的始终是你们投选出来的政府。而且,是我们投选的,我们是老板,我们当然有资格列出一系列的要求。如果你不曾对这个政府有要求,那你决定有必要检讨你是不是一个好公民?

我觉得,我的要求并没有太高,也没有太多,并且是一些大家都同样认同的普世价值。我要求我生活的国土,能够国泰民安,人人安居乐业。或许这样说太理想了,那我能不能只是要求,少一些贪污、挥霍和勾结,以及不要再重蹈覆辙,多一点开心的新闻?

只是随便看看总稽查司报告的新闻,就忍不住生气、愤怒、难过起来。这些新闻,仿佛不是新闻,是一而再、再而三发生的旧问题,成千上万的公帑,不是被浪费掉,就是被吃掉!

先谈我们都重视的教育。政府资助的30间技职学校竟然供应劣质的食品予学生,冷冻水牛肉充当真牛肉,这已经不是贪污问题这么简单,这是人格的问题,拿学生的健康来开玩笑!柔佛宗教学校拨款不足,校舍严重破坏,其中一间学校因为课室不足而被迫租用店屋上课,学生还得席地而坐,国阵说的公平对待各源流,哪有一诺千金?还有,政府担保的债务总计1167亿5767万令吉中,约占17%的高教基金贷款是最大宗。我实在不敢相信,我国的高等教育要怎样继续下去。

还有周而复始、数不尽的挥霍及贪污事件,随手拈来就有738令吉打印机维修费高达5万令吉、阅读器维修费超过售价20倍、耗资50万令吉买的牛羊精液摆着不用、官员擅自耗费182万疯狂采购、登嘉楼州76万议员拨款遭滥用、新山苏丹娜阿敏娜医院价值500令吉的喉镜保养费竟高达7150令吉,还有本应收藏最高机密文件的保险库竟然用来放旧家私。

如果你对你的公司的许多要求,老板都做不到,你会准备骑驴找马,找机会换工;如果你的另一半总是无法达到你的要求,你必须考虑分开,换个更适合的对象。如果政府总是达不到你的要求,你会怎么做?

别迟疑,请“换”。

刊登于《公正报》。

2012年10月1日星期一

摸不着糖果的夹心饼


虽然我老早就对这次的财政预算案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不想失望更大),但是还是会忍不住期待大选预算案大派的糖果,我会否惠及,不过单单是大略看了看预算案的大纲,就忍不住想要破口大骂。依我浅见,除了所得税减免1%之外,别说月入3千以上,从月入2千多以上的工作人士不但无法直接受惠,还即将成为快要窒息的夹心饼。

你马上会反驳,乘搭火车有50%折扣!可是乘搭过KTM的有谁不曾体验过班次少、不准时等等的问题?还有,公交这么烂,除非是在隆市中心居住和上班,不然大部分的人都情愿成为“车债族”。

月入3千以下买智慧型手机扣200令吉咧!坦白说,环顾我身边的朋友,十之八九都有智慧型手机,我倒是认为,这样的措施会鼓励我们换手机,得不偿失。

好,不谈这两项。谈谈衣食住行最基本的住吧。我国很庆幸地在CNBC网站的一项调查中被列为全球房地产热点十大之一。换言之,就是房价涨高。恕我很悲观地认为,我不觉得增加产业盈利税能有效地控制楼价,我更加不能认同100%贷款购买首间房屋是一个有效帮助年轻人购屋的措施,因为贷款款额最终还是落在消费者自己身上,政府并没津贴一毛钱,还不起债务加上利息,最终更是害了自己。

看看我们关心的治安问题。您认为国阵派出1000辆摩托在住宅区巡逻能改善治安吗?大家心里有数。最搞笑的是,每一次涨糖价都还是用一样的糖尿病作为理由。我不是在意糖起价,而是每一轮的糖起价都会带来骨牌效应,咖啡奶茶统统涨价,把成本统统转嫁在才喝那一小茶匙的糖的消费者身上。

不是学生,无法获得250令吉书券;不是公务员,无法得到1.5月的花红;不是渔民,无法拿到每月200令吉津贴。我反而认为民联的设立国家房屋局,兴建10万间价格介于13万令吉至30万令吉的可负担房汽车国产税减少20%、逐步废除国内大道收费对我有直接的好处。

更重要的是,国阵不管连续16年的赤字,进一步提高财政开销;民联致力减低赤字,减少赤贫现象,并且全面实行工程公开招标,减少贪污问题。还有一个很多人没有发现的问题是,国阵的行政开销再度增加到明年的2千零1亿令吉,但是发展开销只是497亿令吉,对一个像大马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而言,其实是极度不健康的现象。不过对我而言,全面减低所有消费就是最好了,因为国阵用于发展,像兴建什么百层高楼,我想最终也会是百害而无一利,只有从中捞一笔的承包商和政府会欢喜。

预算案最可怕的,还是大选之后会发生的事。根据商家和学者们的分析,国阵虽然只字不提,但预料消费税将会落实。华总经济研究委员会主席郭隆生表示,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近52%,离55%的警戒水平相距不远,若持续2019年可能破产。好吧,国家快要破产,大家一起坐上铁达尼号,那些摸不着糖果的夹心一族就赶快跳海自杀吧。

刊登于《公正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