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18日星期二

他们的死,请你务必不要忘记

那天公司举办了一项特别为女性而设的“Survivor Workshop”,主讲人分享了许多面对罪案的紧急措施,也一次过列出从90年代开始,曾引起社会关注的奸杀案,其中展示的案发现场的照片,更是令人一阵心寒。是社会生病了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死于非命?

身边的亲友,任何时候都可能瞬间就离开我们。从生离死别的故事中,我们学懂了珍惜,学会了多为你爱的人付出,更重要的是体会到活着有多好!如果这些你在乎的人,是因病而死,至少你们还有最后一段的相处时间;如果因为其他不是自身造成的原因而突然离去,失去的滋味谁能释怀?

生命的可贵,以致于我们甚至探讨,绞刑是否应该废除。活着,有再多的问题,至少可以跟亲友商量解决。死了,烟消云散,只剩下在乎珍惜你的人。如果我们真的体会到活着的可贵,那我们是否也应该同时理解,意外失去至亲的痛呢?

先从你或许不怎么会常常记得的治安案件谈起。有些案件,凶手被绳之以法,有的始终找不着凶手。记得王丽娟,记得徐晓芳吗?还有一些外籍人士,他们都是无辜受害而冤死。更可笑的是杀害徐晓芳的凶手寇天福更是从牢狱中潜逃了7年才被捉到。此外,还有数不尽的破门打抢、攫夺等的命案,最近在蕉赖斯嘉城发生的双尸割喉案就是其中的例子。

请不要说我野蛮,但是难道你不觉得,这些死亡事件的发生,政府也需要负责吗?为什么现在的你,每一刻都在担心你的安全?为什么这个国家就是不能给你安全感?难道这是我们自己的错?又或者是这块土地本身的错?

好,不谈治安,谈谈人权。每年到底有多少人冤死在警方的扣留所内?稍微有被报导到的古甘,至今依然无法沉冤得雪。还有数不尽、无法统计的冤魂依然在扣留所内等待正义被伸张。或许有些人觉得这些嫌犯死不足惜,但是你们都忘了我们有法律吗?如果你能认同在还未查案前就由警察自行动刑,那我们还需要法律么?还需要法官律师吗?

还有,你快要忘了赵明福的故事了吗?你还记得他怎么惨死吗?最近,我的一位好朋友王诗棋同学,就为了明福之死而拍好了一部纪录片——《坠落》。听说她花了毕生的身家,耗尽了时间和精神,甚至自费机票飞往泰国访问知名法医普缇。我们常常说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今天若你对这些不公的案件沉默不语,哪一天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了,你就会因为别人的人情冷暖而后悔终生。

他们的无辜冤死,归根究底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撒谎了几十年的政府,没有好好照顾我们的国土,执法松散,司法滥权,才导致我们的社会严重生病了。如果你选丈夫,或者你妻子选你,是因为找到安全感的话,那你选政府,也应该选一个稍微比较有安全感,而不是一再犯错还不认错的政府。

投票时,请想想,他们是怎么死,他们家人的泪和痛,以及这片土地的未来。

2012年9月5日星期三

你快乐吗?我不快乐。


最近在看《中国好声音》,听闻首相纳吉国庆日时说要致力提升人民的快乐指数,我突然联想起《中国好声音》评审庾澄庆的这首《快乐颂》。你快乐吗?我很快乐……

是的,快乐对我而言,其实就是我们活着的主要目的。努力赚钱,因为希望花钱时可以开开心心没有钱不够用的担忧;跟喜欢的人如家人在一起,因为家人能带来轻松自在与温馨;结婚生孩子因为完善的家庭结构带给你满足温暖与幸福。总的来说,如果快乐能量化,我们做的事,一开始越是辛苦,最终希望得到的莫过于是越“大”的快乐。

首相说出这番快乐论,我一百巴仙认同!(难得他说的话我认同)可是,我尝试从一个平民百姓的角度去思考,是坐想右想,却是越想越难过。

拿一个我认为相当草根的例子好了,我的同事——一名刚当妈妈的上班族。每天天未亮就得出门,为的只是想要逃开塞车的噩梦。上班努力赚奶粉钱,午休吃饭一般上在隆市最便宜都要大约10令吉左右。还没说来回交通的费用。

谈着谈着,她说为了要天天见到心爱的女儿,她和丈夫必须决定把孩子从在麻坡家婆手中接回来隆市,代价是支付高达900令吉的保姆费,而且还时刻担心保姆有否把孩子照顾好。保姆虐待孩童的新闻我们常常听闻。现今双薪家庭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生活成本涨高,薪资有限。首相说要我国成为高收入,高收入国并非一朝一夕的事。55年,改变了什么?越听越刺耳。

聪明的首相也提到大家关心的治安和罪案。外劳过多、执法不严、警力松散,这是最致命的原因所在。我觉得大家担心治安的问题已经到了人心惶惶的程度,去商场担心被打抢、去提款担心被砍手指、驾车害怕被破镜、车停在外头害怕被偷车干脆不买房车。哪里都别去吧!但在家也得担心被破门而入破财又受伤。前天在眼前就发生攫夺案,昨天同事说在公寓停车场也被打抢。这样怎样活得快乐?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要再叫我给政府时间解决了!越听越火!

平民百姓如你我,有谁是很有兴趣知道我国的第二季经济增长率是多少,FELDA是全球第二大的上司计划,就算吉隆坡综合指数创新高,老百姓一般上少玩股票,我们真正从这一大堆经济数据中得到什么?还说我们已经得到世界和国际媒体的认可!直接说一句,这些干我屁事?

生活压力的问题,从生活成本、薪资、交通规划、治安等等,早已不是新闻。这些问题也都不是随便挥一挥魔术棒就能解决的。换言之,问题囤积太久,民心已经没有耐性、失望、绝望。
马来西亚日快来了,我真心希望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都能过得快快乐乐。每四至五年我们只有这么一次发表快不快乐的机会。如果你为这个国家发生的种种不快乐,记得在选票上让他们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