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4日星期二

沦陷的首都 可怜的市民

在都市生活,尤其是吉隆坡,真的不是一件易事。

作为生活基本需求的衣食住行,每一天都在一点一分地减轻人民的口袋,而且还随着通膨率加速消耗我们的血汗钱。这还没关系,我们的交通,可是一件每天都必须经历的超级头疼之事。

首先,先说说隆市的基本设施。有三家公司管理Monorail, LRTKTM已经导致市民需要不断转车,花费不少时间;而纵使有三家公司联手打造横跨雪隆的公共交通路线,无奈还是有很多地方到不了,而必须转搭巴士,再步行。

接着看看历史悠久的KTM,竟然可以让人等上超过一小时也等不到踪影。至于长途火车,偶尔出现停电及发生故障实属习以为常。当然还有意外不断的长途巴士。

在隆市找工作的游子们,逼不得已唯有买车,以为至少能够在更短的时间内抵达家门口,更何况现在很多公寓缺乏泊车位,停泊在公寓前当然是谁先到谁先得。无奈,只要你是超过5点离开公司,隆市已经陷入交通瘫痪,这也是为什么联邦大道长期以来被取笑为庞大的停车场。

塞车,已经是隆市工作者少不了的一环,说平均吃掉我们一天的两个小时,其实一点也不为过。有时候当你按照平时上班时间出发却意外发现塞车时,你不难发现,是贴心的警察设起了路障,提醒我们“马路如虎口”。

平日塞车的魔咒,从上班到下班都缠绕着隆市市民,这点怨气,我们暂时忍下来。不过,好戏在后头,随着雨季的到来,魔咒变成紧箍咒

下雨让人最头疼的是,你将陷入两难。不管早走(也就是准时下班,因为一般上公司总会认为准时下班就是早走,加班是理所当然)还是迟走,一样塞,问你怕没?

话说这一天,老天爷脾气不好,竟然选在下班的塞车高峰期下起倾盆大雨来。车子一转出公司就开始塞。没关系,这已经是预料中事。听电台节目,为DJ的笑话莞尔一下,听听音乐,思考点事。

最可怕的是,几乎整个隆市,又或者更恰当的说,我回家的路上,都几近沦陷。洪水这只猛兽,从四面八方涌进各个大道,车子寸步难行,更何况交通是走走停停。话说我的小灵鹿是手动的,不断转换排挡的能力早已是训练有素,但是听家人叮嘱,淹水再不停转换排挡,将会增加排档箱进水的风险。

前路分左右,左边的路没淹水,淹水的右边是我回家的路。绝对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路痴的我,又再次陷入两难。但是由于我非常清楚我的卫星定位系统在下雨之际铁定会失去讯号,看着几乎超过我的轮胎的水位,我硬着头皮闯过了这一个大水塘。

小灵鹿在闯关成功后,在我转排挡时发出一丝丝的惨叫声,我想,应该是要进厂看看了。早前又是适逢大雨时,我的同事的车子因为停泊在地势较低的位子而进厂修理了过千令吉。

折腾一番,觉得能够从隆市沦陷的问题中找到商机的,非保险公司莫属。我想如果保险公司把汽车淹水的保费减低,应该能吸引不少的隆市客户。

就因为执政半世纪的国阵,连最基本的交通设施都管理得乱七八糟,公交极差、路面极塞、一雨成灾,最终受苦的还是我们。看着一路上处处皆是的一个大马布条和首相的头像,心里嘀咕着,为什么这样的政府,还有人民愿意支持。

2012年7月11日星期三

一等一的我国警队


小时候看《警察故事》,觉得警察真的是一份非常可敬职业,听到“香港皇家警察”就有种想要马上立正说“Yes Sir!”的冲动。而且成龙饰演的陈家驹,更是一位对警察工作鞠躬尽瘁的英雄。现在耳边还能响起,他唱的那首《硬汉子》——“凭自我 硬汉子  拼出一生痴 生命作赌注 流下了英雄故事……”

所以有时候我极度怀疑,这是不是纯粹是香港电影或甚至连续剧给了我们对警察错误的印象,让我在认识和接触我国警察时,有种被电影和成龙欺骗的感觉。

我甚至认为,我对我国警队的印象是不是已存有偏见?想起警察,我不会想到拼搏、英勇、伟大,我只想到贪污、懒惰、治安差。现在我甚至还觉得,警队的自慰和自欺欺人的功力,实在是到了一个无人能超越的阶段。单看全国警察总长依斯迈奥玛的言论就足以论证这一点。

7月9日,依斯迈说:“我国罪案率已下降,人民对警方感到满意,但却仍有“罪案恐惧感”。这是人民的一种印象,警方也了解。”

什么!?罪案减少?首先,普罗大众一般上都无法感觉到治安变好,攫夺、打抢、破车镜、住家入贼,可说是比比皆是。哪来的对警方满意!还要怪罪民众有罪案恐惧感!还要对这个莫须有的罪名表示出高度的谅解,说你们能了解!!!

接着他还说:“我希望某方面人士不要一直指责我国的罪案率高,给予人民不正确的资讯。”是谁给了人民错误的讯息?莫非发生在身边朋友、在面子书广泛流传的真人真事是大家虚构出来冤枉警察的故事?

7月11日,依斯迈搬出数据来佐证,说今年首6个月的罪案率下降26.3%,街头罪案率更是骤降42.6%。我高度质疑这是警察如何统计出来的数据(警队每次搬出的数据一般上没有多少市民会相信),我甚至怀疑如果人民跟警察对质为什么我身边的罪案不减反增?依斯迈会理直气壮地跟你说:“那只是你的个人经历,不能象征全国治安的现况,或者是你患上了罪案恐惧感。”

谈及最近女性最关心、大家都听闻骤增的购物广场罪案,依斯迈的回应也是一流。“购物商场和霸市停车场的罪案情况并不严重,最重要是警方在接获投报后有迅速采取行动。”

什么!?接获投报后行动,民众就应该对警队致于万二分谢意?难道警察不明白“预防胜于治疗”的道理!最近这么多案例发生,警察竟然还可以说“其实不严重”!

询及公正党主席拿汀斯里旺阿芝莎指责政府在2012年转型计划中将71%降低罪案拨款花在公关活动时,依斯迈驳斥这说法。但是,他没加以说明拨款的去向。

什么!?只要说“没有这一回事”,就不需要向人民交代他们把公款花在哪里了吗?

依斯迈还说,对于我国下降的罪案数据,他要感谢上苍。

看到这里,允许我粗俗一点地说一句,我对我国的警队不仅非常失望,还觉得他妈的“肚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