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日星期二

拿自己跟Pak Samad比一比



Pak Samad,是我在BERSIH 2.0时认识的名字。那时候,他写了一首叫着《净选之火》(Unggun Bersih)的诗歌,并在净选盟推介礼上吟诗,结果遭到警察原因警察法令传召,指控他涉嫌煽动。

沙末赛益(A Samad Said这首被政府标榜为煽动的诗歌,当时我听时情不自禁地掉下泪。Pak Samad以他年迈但依然有力的声音,一字一句地吟着他写的心声,我听到一位老人家为这个国家的感伤与担忧,我听见他对所有还知道自己是大马公民的人民的呼吁。

很多人都认真问,认真怀疑,我们干嘛要出来游行?太多人不能理解我们坚持出来游行的举措。有的对国家大事不感兴趣,有的怀疑我们破坏国家和平,有的在主流媒体的教育下认为我们是要帮在野党宣传。

我说过了我出来游行的原因,请认真思考Pak Samad 为什么要站出来游行?

一位八十多岁的国家文学奖得主,老实说,为什么不要好好安享晚年?为什么还要站出来成为国阵的箭靶?他把答案都写在《净选之火》里。为了那受伤、沉疴的民主,为了追求那完整的自由之声!

Pak Samad没有党派(倒不像选举委员会的主席副主席那样是巫统的成员),但是却依然流着热爱这个国家的热血,他把对国阵破坏我国民主制度的行为都看在眼里,而且他以实际行动来表达他的立场,更在净选盟主席安美嘉需要协助时站了出来,努力证明给大家看,净选盟的斗争是不分种族的。

他的坚韧不懈,他的不辞劳苦,他的勇往直前,都让不少大马人汗颜。我甚至可以说,Pak Samad的存在,让许许多多只会埋怨不敢行动的父母辈抬不起头。尤其是身为华裔的我们,我们这一辈子从生长在大马的土地上的那一刻起,我们只会埋怨和投诉,到了投票时又默默许可国阵的蛮横和无理,然后在人前只会保持沉默,谈到要站出来游行更是躲在角落头,甚至叫要出来游行的孩子们不要多事。

多事?我们关心国家大事是多事?如果现在我们不关心,难不成要等到国家破产了我们的下一代无法好好生存了才来反抗?如果你说,我钱不少,过得很好,那你试想想,Pak Samad为什么要站出来?他站出来对他有什么好处?他为什么不干脆去含饴弄孙?他活到这把年纪了为什么还要理会国家的事?

真的,没有其他原因。唯一的原因就是他有着一颗热爱国家、不舍也不愿国家被糟蹋的心。瞧他在BERSIH 3.0后被逮捕后坐在地板上的样子,坦白说,真的很像一位乞丐,一位乞讨着人民站起来,勇敢要求政府还大马一个民主的未来。

很多马来同胞非常欣赏马哈迪,殊不知他和纳吉的老爸敦拉萨是破坏我国民主至深的人。如果你问我,我心中最欣赏哪一位马来同胞,我将毫不犹豫地告诉你,是Pak Samad。他是让我非常尊重的马来西亚伟人。

如果你是大马人,请拿自己更Pak Samad比一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