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9日星期四

428事不关己,己不劳心?

428,是一件让人欢喜让人愁的年度盛事。

让人欢喜的,是有很多上一轮无法参与的朋友这次要出席;让人忧愁的,是发现更多人根本不愿意多了解这个国家,多为这个国家出点力。

话说第一个邀请我去428的,竟然是那位因为我去集会而把我说成“社运分子”的上司。那天他在午休吃饭时又聊起国阵的鸟事(鸟事太多,忘记了是哪一桩),于是他突然就跟我说:

“下一次的净选盟集会,我会跟你去。你告诉我我要准备些什么。”

结果没有想到,同一天,他兴奋地拿着I PAD告诉我,净选盟宣布428集会了。咱们一起去!

这一位头发斑白,依然活力充沛的上司,是一位五十七岁,桌面上放着他和孙子照片的爷爷。他是一位很出色的培训师,他最大的特色是总喜欢在课程上分享国阵鸟事,尝试影响出席者“Vote for Change”(投票换政府)。

他说,他个人有一个使命,就是跟所有接触的人聊政治,尝试为民联争取更多选票。他还自夸地说,三个问题,他就能影响一位土著转票,那就是:你是土著吗?(是);新经济政策是要帮助土著的是吗?(是)那你有没有从中受惠?(……没有。)

我很钦佩这一位上司。但是我也从他跟这么多国人谈话的过程中,同样感受到深深的挫败感,尤其是跟我同龄的同事们。基本上他们当中只有几种:一,对国家大事不闻不问,没有兴趣,不认为需要注册成为选民;二,对政治稍有了解,但是资讯的来源都是五毒散;三,虽然反对国阵,但是对集会游行觉得事不关己,没有兴趣。

这些年轻人涵盖各种族,这三大种类,都不包括我;我也不能把自己说成是第四种,因为我这样的年轻人,在公司里很大可能找不到第二个,所以不能被归纳为第四种。

我感到特别难过的是,说起我会去的时候,大家都是投以异样的眼光。我感到特别难过的是,年轻的我们,不想上一代人经历过这么多的白色恐怖,理应有正义感地为这个国家站出来。可是这些国家现在的栋梁们,只顾着打工、玩游戏机、睡觉、逛街、谈恋爱,对国家大事漠不关心。我越是跟他们接触,就越是觉得这个国家真的没有未来,心里就越是为这个国家哀悼。

庆幸的是,我的上司为我删除了这片阴霾。我问他,你的妻子不会阻止你吗?他说,自从上次Aunty Bersih出现以后,她的妻子就很后悔阻止他去游行。他还说,以后他会有很光荣的经历可以跟孙子们分享。

上一次,为了避免出现阻力,我瞒着家人去游行;这一次,我跟爸爸妈妈谈起我一定会去428,很讶异爸爸并没有说什么。不知道是因为这次纳吉的举措让他觉得相对安心,还是因为他这段日子在我用心的“教育”下有了一点心态的转变?

那些一直埋怨国家不好的人民,请你们闭起嘴巴,用行动在428当天证明你们对国家的不满。我选择站出来,是因为我爱着这个国家,我也想要为自己的下一代做一些自己觉得如此有意义的事。你呢?

2 条评论:

  1. 少有那么成熟的年轻人,你父母亲应以你为荣呢!加油!

    回复删除
  2. 云音,我们一起来加油!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