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9日星期日

我们以和平的方式争取民主


428落幕后的429,正好是全国大专辩论赛决赛,而决赛的辩题——在我国,应该优先于政党轮替/民主素质,又正好跟428集会有些相互呼应。出席了709和428之后,我最大的体会是,我深刻地感觉到我国的民主燃起了希望,因为这一次,我们是在烈日之下,以汗水和脚步,以及冒着中催泪弹水炮的可能来告诉政府,我们唾弃选举不公,我们要的是“人民当家作主”!

我在去428前的脚步是蹒跚的。才刚刚因为发烧而拿了两天病假的我,身体一直不断地在跟我暗示着,我不应该去。集会指南也有写道,病人不应该出席。而在428前的一晚,所有人的消息都很错乱,没有人确定局势如何,没有人知道应该做怎样的防范和准备。

但是我很清楚,我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我不是为了增加人生体验而上街。我是因为深刻理解到选举制度不公如何破坏民主的概念,而决定不管怎样,我都要走上街头履行我的公民权力。而也正因为去了709,那种强烈不想错过大马历史事件的情感非常强烈,更清楚明白,公民运动,是真的一个都不能少。

于是,我跟一群友人在最后一分钟决定好的地点和时间约好见面。睡到差点过时的我急急换上了黄衣出发去。这一次,我们终于有了穿黄衣的一点自由,在 LRT上、在步行到茨厂街的路上,都有着形形色色穿着黄衣和绿衣的集会者,他们都跟我们一样,有着一个共同的目标。

这次的集会现场的人潮,比709多出了很多,我们一到集会现场,前前后后都被人群包围着。烈日当空,我们缓慢地随着人潮走近早已知道受到警察和吉隆坡市政局严密包围的独立广场。

背着豆大的太阳,灼人的阳光多次让我有想要晕眩的感觉,现场的集会者个个皆是汗流夹背。靠着带头者高喊BERSIH的口号,我们找回一些继续行走的动力。人潮中有人开始抛动黄色大气球,让大家短暂忘却燥热的天气。大家揩揩汗后,继续喊BERSIH,继续向前走。

直到前方被警方重重包围,我们于是和平地坐下,现场有带头者维持秩序,指示大家坐下,再继续喊口号。期间,有人因为无法忍受炎热天气而晕倒,一群很有经验的集会者于是马上指示其他人空出一个空间让晕倒者躺下,并高喊医务人员前来急救。

人群行走、静坐、喊口号,一切都很有秩序,没有推撞,没有冲突,只有合作。我们的要求没有很多,而且也非常合理,就是要一个公平的选举制度,也拒绝所有的公害。

这,就是我出席428看到的画面。我不知道这样的画面之下,最后为什么会演变成集会者受催泪弹水炮对付,为什么另一边厢会有警车被砸坏又撞伤集会者。我的亲身经验告诉我,那些捣乱者应该只是少部分,大多数的集会者都是有理性、有秩序地静坐抗议,如此而已。

也正因为这样的一个和平经历,我感受到,我国的民主成熟。以前,身边没有人愿意上街集会,每个人都是觉得事不关己己不劳心,后来709之后,越来越多人后悔没来得及参与这一场公民运动;而纷纷地把行动展现在这一次的428当中。

民主,最终的概念,就是人民当家作主。这一次,我们清楚地以数以万计的数目字告诉政府,我们要一个干净公平的选举,因为只有干净透明的选举制度,才能真正地反映每位公民手中珍贵的两张选票。民主,不可能从天而降,必须是人民民主素质提高,意识到自己所需,并通过像走上街的公民运动来告诉政府,我们心中的诉求。

我希望人民雪亮的眼睛能够看到这一个更大的局面,而不是拘泥于是谁破坏了警车、极少部分集会者的不理性、国阵说这只是反对党的幌子等等。更重要的是,这一次的民主公民运动,几十万人放下工作、责任和恐惧,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争取一个更民主的马来西亚。

2012年4月19日星期四

428事不关己,己不劳心?

428,是一件让人欢喜让人愁的年度盛事。

让人欢喜的,是有很多上一轮无法参与的朋友这次要出席;让人忧愁的,是发现更多人根本不愿意多了解这个国家,多为这个国家出点力。

话说第一个邀请我去428的,竟然是那位因为我去集会而把我说成“社运分子”的上司。那天他在午休吃饭时又聊起国阵的鸟事(鸟事太多,忘记了是哪一桩),于是他突然就跟我说:

“下一次的净选盟集会,我会跟你去。你告诉我我要准备些什么。”

结果没有想到,同一天,他兴奋地拿着I PAD告诉我,净选盟宣布428集会了。咱们一起去!

这一位头发斑白,依然活力充沛的上司,是一位五十七岁,桌面上放着他和孙子照片的爷爷。他是一位很出色的培训师,他最大的特色是总喜欢在课程上分享国阵鸟事,尝试影响出席者“Vote for Change”(投票换政府)。

他说,他个人有一个使命,就是跟所有接触的人聊政治,尝试为民联争取更多选票。他还自夸地说,三个问题,他就能影响一位土著转票,那就是:你是土著吗?(是);新经济政策是要帮助土著的是吗?(是)那你有没有从中受惠?(……没有。)

我很钦佩这一位上司。但是我也从他跟这么多国人谈话的过程中,同样感受到深深的挫败感,尤其是跟我同龄的同事们。基本上他们当中只有几种:一,对国家大事不闻不问,没有兴趣,不认为需要注册成为选民;二,对政治稍有了解,但是资讯的来源都是五毒散;三,虽然反对国阵,但是对集会游行觉得事不关己,没有兴趣。

这些年轻人涵盖各种族,这三大种类,都不包括我;我也不能把自己说成是第四种,因为我这样的年轻人,在公司里很大可能找不到第二个,所以不能被归纳为第四种。

我感到特别难过的是,说起我会去的时候,大家都是投以异样的眼光。我感到特别难过的是,年轻的我们,不想上一代人经历过这么多的白色恐怖,理应有正义感地为这个国家站出来。可是这些国家现在的栋梁们,只顾着打工、玩游戏机、睡觉、逛街、谈恋爱,对国家大事漠不关心。我越是跟他们接触,就越是觉得这个国家真的没有未来,心里就越是为这个国家哀悼。

庆幸的是,我的上司为我删除了这片阴霾。我问他,你的妻子不会阻止你吗?他说,自从上次Aunty Bersih出现以后,她的妻子就很后悔阻止他去游行。他还说,以后他会有很光荣的经历可以跟孙子们分享。

上一次,为了避免出现阻力,我瞒着家人去游行;这一次,我跟爸爸妈妈谈起我一定会去428,很讶异爸爸并没有说什么。不知道是因为这次纳吉的举措让他觉得相对安心,还是因为他这段日子在我用心的“教育”下有了一点心态的转变?

那些一直埋怨国家不好的人民,请你们闭起嘴巴,用行动在428当天证明你们对国家的不满。我选择站出来,是因为我爱着这个国家,我也想要为自己的下一代做一些自己觉得如此有意义的事。你呢?

2012年4月4日星期三

数据堆砌的谎言

大选甚嚣尘上,纳吉政府不断释放正面讯息,试图探测民情,也进一步派更多的糖果让容易满足的民众欣然接受,继续支持五十多年来一尘不变的国阵政府。

这,又是另一场以数据堆砌的假象。这里为大家细数最近国阵铺陈的一系列数据。

谈和平与安全,根据2011年全球和平指数研究,大马是东南亚最安全与和平的国家,甚至超越了新加坡!在亚洲竟然只是屈居于日本,全球153个国家中排名第19位。这样的数据,你敢相信吗?

我极度怀疑,这项数据的调查当局是不是不知道我国除了最近才刚刚进行了大型的反稀土活动,而且稀土并不寂寞,在这片丰裕的土地上,我们还有山埃,而石化和核电也会接踵而来。唯一一个我国被评为如此安全的可能原因,我相信应该是因为我们逃过天灾的地理位置。

接着,谈治安,内政部长希山慕丁说,大马2011年罪案率比2010年下降11%,远远超出预定5%目标。而自2009年以来,街头罪案率下降40%。这个数据更是笑死人。我才刚刚听到同事的妻子在晚上被攫夺(还要为没有受伤,警方处理报案效率还算Ok而感到欣慰),在哥打白沙罗一带更见证少女被抢手提袋,新闻也有妇女投诉警察无理上拷,还袭胸侮辱她。

最重要的是,平民百姓你和我,有那一刻一个人走在少人的街道上,是感到安心的呢?就连坐在车上也要担心被破镜,有时候放零钱在车上也要当心匪徒为了散钱而破车窗。

谈反贪,政府又宣布,2011年,反贪污委员会起诉的贪污个案已增加,起诉率上升3%,达到74%。国际透明组织的“全球贪污指数”(GCB)报告显示,去年有29%民众认为政府的肃贪工作有效,比前年的48%有所提升。乍看之下,还真的以为我国摆脱了贪腐,或者至少没有这么贪了。其实这又是错觉。

单单看去年年尾总稽查司报告你就略懂一二了。总稽查司报告中的弊案不胜枚举,莎丽扎的养牛事件,纯粹买贵28倍的望远镜……这些案件不是第一次在总稽查司报告中上演,是每一年定时上演的好戏,而且最重要的是,没有人受到惩罚或对付,大家继续贪,继续官官相卫。而且国家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我国在去年取得4.3分,比前年的4.4分更低。

谈经济,纳吉高喊,首年的经济转型计划(ETP)创下私人界94亿令吉的投资纪录,比预期的目标高出13%;而国民总收入(GNI)也超过原定目标的4%,达830亿令吉。一堆由数据堆砌的美丽画面,问一问您在通货膨胀下的压力就能知道这都是假象!

是的,十年如一日,我们都还是在感慨,百物上涨,薪水不涨!薪水涨幅永远赶不上百物,屋价依然高企,再塞车也要还过路费,每个星期定时按钱,每个月尾定时检验“月光族”的身份。

纳吉还说,不要中途撤换司机,先进国还有8年时间就能完成。2020年?我只是不断地想起,首相署部长依德利斯不小心说过,2019年,我们将会破产。叫我应该如何相信这些更事实格格不入的“美好感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