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1日星期二

是你变了吗?

此景、此情皆不再。


还记得好几年前,曾在星洲日报的礼堂里进行辩论,那时候队友贴切地援引了当时星洲的口号“正义至上,情在人间”,让我当下觉得热血沸腾。没错,这个口号取得太好了,也许正因为太好了,该报觉得对于他们而言有些难为之,因而撤换了。

星洲日报,就好像地方美食的老字号,我们有太多人都是从小就看着它的文字长大,中学时候家人看星洲,我就看《学海》,而且还曾是星洲学海学记,并在这里认识很多难能可贵的知己。

我一直无法摒除自己对他的一种情意结,看它仿佛就是一种习惯,去报摊买报纸,买不到星洲的时候我干脆不买。家人要转订《东方》时我顿时觉得浑身不习惯。

只是,到底是社会对媒体的标准变了,还是星洲,您变了?

我们疯狂地购买郑先生出版的书,我们去追他的讲座,我们以为他是遭钳制的媒体中的唯一一股清流。曾几何时,我们很喜欢的这位郑先生,竟然可以写出一篇我觉得他自己也不知所云的“医院是中立的”?

我还记得在讲座会上,郑先生曾对观众询问星洲为何能把净选盟1.0集会的数字进行修改时,那张惆怅和无奈的脸。那时候我也替他感到心疼。但是在我用我越来越懂得分析和逻辑思考的脑袋来阅读他的文字后,我突然觉得这张脸是如此的虚伪。

我还记得当初还在从事新闻行业时,每天上班前的功课就是看星洲。但是我更忘不了,当初马华党争期间,星洲如何帮所有的候选人宣传得淋淋尽致。

这些日子以来,他们如何处理重大新闻,如何取角,如何删除所有公然对他们批评的评论员,如何选择性为某些政党放大宣传或进行援交,如何“教育并误导”广大的人民,我都看在眼里。我选择对这个已经有感情的媒体沉默寡言,并不代表我默许他们的做法。

比起曾先生说“认真聆听读者意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郑先生怪责是排版错误的说法让人看清星洲一众编辑,已经开始不断地用鸵鸟心态来继续在媒体行业中适者生存。

请你们不要再向我们搬出出版法令;请你们不要再跟我们说你们是如何艰难地经营着全国第一大报,请不要再每次网民不爽你们的报导时就搬出一大堆有的没的理由搪塞我们。

爸爸和妈妈还是习惯地购买星洲。可是我的习惯从必定看全国版、娱乐和副刊,渐渐变成只看娱乐和副刊,或是最近的只看头条新闻就懒惰再看下去了。

我想,星洲的处事和审稿方针一直没变,变的是我们在网络媒体出现以后,能够更清晰思考的头脑。我希望有朝一日,我那窝在家看星洲和电视新闻的爸爸妈妈也会有这么一天,有能够分析和判断媒体的偏袒和失衡。

4 条评论:

  1. 出版法令是现实,是不可能不谈的。艰难也是现实,也是不可能不谈的。面包是现实,只说爱情会饿死。死了,邪恶就完全赢了。

    回复删除
  2. 在当今的民怨下,巫统岂敢再关报馆?

    “星洲日报”这四个字是已故蒋介石所提的,在抗日战争的时代,日军南下,首先清算的就是在马来亚激励华人抗日的华文报馆。

    以今日星洲的所做所为,他们应该去找汪精卫的笔迹来放才对!

    回复删除
  3. .... from NOW on ....shall consider STOP reading sinchew !!

    回复删除
  4. mr tay is very WRONG to say that apple is hijau & orange is kuning = both tak bolih join 2gather for rally on 428 !!

    He is SALAH & we will take part on 428 2gather for both NGO sama2 !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