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1日星期二

是你变了吗?

此景、此情皆不再。


还记得好几年前,曾在星洲日报的礼堂里进行辩论,那时候队友贴切地援引了当时星洲的口号“正义至上,情在人间”,让我当下觉得热血沸腾。没错,这个口号取得太好了,也许正因为太好了,该报觉得对于他们而言有些难为之,因而撤换了。

星洲日报,就好像地方美食的老字号,我们有太多人都是从小就看着它的文字长大,中学时候家人看星洲,我就看《学海》,而且还曾是星洲学海学记,并在这里认识很多难能可贵的知己。

我一直无法摒除自己对他的一种情意结,看它仿佛就是一种习惯,去报摊买报纸,买不到星洲的时候我干脆不买。家人要转订《东方》时我顿时觉得浑身不习惯。

只是,到底是社会对媒体的标准变了,还是星洲,您变了?

我们疯狂地购买郑先生出版的书,我们去追他的讲座,我们以为他是遭钳制的媒体中的唯一一股清流。曾几何时,我们很喜欢的这位郑先生,竟然可以写出一篇我觉得他自己也不知所云的“医院是中立的”?

我还记得在讲座会上,郑先生曾对观众询问星洲为何能把净选盟1.0集会的数字进行修改时,那张惆怅和无奈的脸。那时候我也替他感到心疼。但是在我用我越来越懂得分析和逻辑思考的脑袋来阅读他的文字后,我突然觉得这张脸是如此的虚伪。

我还记得当初还在从事新闻行业时,每天上班前的功课就是看星洲。但是我更忘不了,当初马华党争期间,星洲如何帮所有的候选人宣传得淋淋尽致。

这些日子以来,他们如何处理重大新闻,如何取角,如何删除所有公然对他们批评的评论员,如何选择性为某些政党放大宣传或进行援交,如何“教育并误导”广大的人民,我都看在眼里。我选择对这个已经有感情的媒体沉默寡言,并不代表我默许他们的做法。

比起曾先生说“认真聆听读者意见,有则改之,无则加勉”,郑先生怪责是排版错误的说法让人看清星洲一众编辑,已经开始不断地用鸵鸟心态来继续在媒体行业中适者生存。

请你们不要再向我们搬出出版法令;请你们不要再跟我们说你们是如何艰难地经营着全国第一大报,请不要再每次网民不爽你们的报导时就搬出一大堆有的没的理由搪塞我们。

爸爸和妈妈还是习惯地购买星洲。可是我的习惯从必定看全国版、娱乐和副刊,渐渐变成只看娱乐和副刊,或是最近的只看头条新闻就懒惰再看下去了。

我想,星洲的处事和审稿方针一直没变,变的是我们在网络媒体出现以后,能够更清晰思考的头脑。我希望有朝一日,我那窝在家看星洲和电视新闻的爸爸妈妈也会有这么一天,有能够分析和判断媒体的偏袒和失衡。

2012年2月20日星期一

他们不改,国家能变吗?


跟同事午休时吃午餐,当中有一位我50多岁的上司及好几位年轻的女同事。我这位一直期待国家能改变的上司,在进食期间谈起政治来。而当我的上司谈起首相夫人罗斯玛时,我那名跟我同龄的同事的反应竟然是:


“我也是很不喜欢罗斯玛,但我认为纳吉是好人。”


我咬在嘴里的饭差点儿要喷出来,脑海里只是想起,709那天的围城记,那一刻被催泪弹和水炮喷得苦不堪言;还有709之前他撒谎的那张脸,请不要告诉我,这是一张好人的脸,这句话跟罗斯玛问“我像坏人吗”一样可笑。


接着,学得慕尤丁多,女同事发表感恩论,说无论如何我们要感谢国阵多年来的发展。接着,她说,她最喜欢的政治人物是马哈迪医生。


什么?一个承认自己是种族主义者的首相,为什么是您最喜欢的人物?一个退休后还每每语不惊人死不休、一直使尽方法操控政治的首相,您为什么还要如此爱戴他?


没想到,隔天跟另外一名新来的马来同事聊天,上司劈头第一句就问,你注册成为选民了吗?她的反应竟然是一副事不关己、己不忧心的模样。


“未注册,不知道手中的票能够带来什么改变。”


于是我的上司跟她解说最近最hit的“牛事”,她勉强知道谁是莎丽扎,但完全不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你知道国阵贪了国家多少钱吗?这些钱和资源都是我们国家的,都是我们和我们下一代的。’


女同事默不作声,过后跟其他女同事继续嘻哈聊起今天的食物好不好吃。


为此,我感到非常难过。我知道她们多年来都被巫统主控的媒体洗脑,但我也深明,按照种族比例来说,我们需要马来同胞的醒觉,国家才有改变的希望。而我更难过的是,为什么作为一名公民,你们可以完全不关注国家大事,完全不理会政府是如何一步一步榨干国家的资源?


常常有很多华裔朋友会问我,马来人不改,国家能改朝换代吗?对此我一直倍感无奈。我知道答案是“不能”,但这并不代表,华人要求改朝换代就是错的;也不代表,华人不可以先带领改革的风潮;更不代表,来届大选改变不了,我们就应该把责任赖在他们头上!


很多时候,是国阵封锁资讯、垄断媒体主宰着他们的思维。错,不在于他们本身。我希望更多人能更加正向思考,主动灌输他们正确的政治意识,影响她们踏入认同国家需要改革之路。


我还很记得709那天,大家一起在街上高唱国歌,是我一生中感觉到“各族团结”最真实的时候。我期待有这么一天,各族都有了政治醒觉,让我们在一片已经改革的土地上,高唱爱国之歌。

2012年2月1日星期三

2月1日

每一年的生日,我都有同样的感慨,那就是为什么时间总是过得这么快?

每一年的生日,我都会有同样一个期许,那就是希望接下来的这一年过得比较慢。

以前我会安排很多很多的节目,让我的生日过得很丰富,但是现在的我,只想静静地渡过,慢慢地渡过。跟身边很重要的朋友好好渡过。

我希望明年今日,我会因为2月1日12点的钟声响起而感到高兴,而不是因为又长大了而感到些许的难过。

我首先要在生日这一天送给自己的礼物就是——睡到自然醒!感谢联邦直辖区落在这一天,感谢妈妈在这一天生下了我,感谢家人的照顾让我至今依然平安健康!

如果我得到了阿拉丁神灯,可以许三个愿望:-

第一个愿望,我当然是许给自己啦,那就是希望我能在未来里(未来是indefinite的)身体健康,事业、感情、家庭皆得意,赚更多更多的钱!

第二个愿望,我许给所有我在乎的亲朋戚友,愿你们也一样平安健康,事事如意!

第三个愿望,我许给我很爱的国家,愿这个国家的人民能够清醒过来,投选民联,改朝换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