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7日星期四

离荷兰更靠近的民政党

虽然很多人都说民政党对我国政局的影响力已经日渐式微(确实是事实),但是晚上8点扭开电视机,听了许子根博士宣布不上阵的新闻,还是忍不住想要写写民政党。

首先,他说他踏出革新的第一步,而决定不会在来届全国大选中角逐任何国会议席或州议席。这象征民政党的转型及革新已经迈入另一更高层次。

哈哈哈,首相,许子根间接承认,308败选没有让他清醒,他到了下一届大选近在眉睫的此刻,才突然踏出革新的“第一步”。

再来,转型的更高层次!或许KPI部长做首相的跟班多,开口闭口都要提转型。可是大佬,你不上阵,党就必定能转型吗?

民政党要落实转型的条件还包括:许子根辞去所有党职和官职、遴选新的领导层、新领导层必须有改革的意愿和执行力、党员必须全力配合,以及更重要的是,巫统必须给予民政党平起平坐的权力。

换言之,民政党或是马华,与其苦苦盼望巫统给予话语权,该党要转型最直接了当的方法,其实就是告别国阵。

不要说我残忍,一个自308败选后无法带领党走出低潮,还迈向另一个更低潮的领袖,早就应该引咎辞职。而且最让等待他“重大宣布”的选民失望的是,他就是不能干干脆脆地说,我辞去KPI部长(反正我国的KPI也从来没有因为他而有任何的进步)一职,反而就是扭扭捏捏地说什么“官职交由首相决定”的话。

唉,莫非你以为选民竟然会笨到以为你不上阵的决定,是不曾跟首相洽谈过的咩…… 这又突然让我想起,首相近来一直强调的“只会委派有胜选的候选人上阵”。这边厢宣布不上阵,那边厢副首相马上发言表示许子根此举是为了专注确保党候选人能在大选中胜出,换言之就是巫统领袖根本就不相信许子根还能在来届大选中雪耻。言犹在耳,实在替许子根感到心酸。

更好笑的是,马华的颜炳寿似乎语带双关地说许子根此举是为了新陈代谢,不知道听在正盘算应该在哪里上阵的老蔡耳里,会是怎么一番滋味。

虽然许子根一直饱受民间的批评,不过更让人担心的问题是,谣传取代他的领导层能带领民政党走向一个怎样的未来?坦白说,要不是看主流媒体的预测报导,我完全不知道谁是邓章耀与汪天来,署理主席郑可扬的名字也只是听过几次。

看来,民政党应该会比马华更早抵达荷兰。  

2011年11月7日星期一

我愿意为他们说一些话

阅读了骆文吉的《你的民主标准是什么?》,突然为这样的一个社会感到莫名感伤。

我始终觉得,同性恋并不是同性恋者本身能够做的选择。诚如科学家多年前就曾经说过的,造成同性恋倾向的因素包括生理、心理和环境。最可悲的事情是,社会总是会对少数与普遍社会价值观不符合的社群,产生排斥的印象。

打个比喻,如果你的母亲意外逝世了,你不幸成了单亲家庭,却被排挤,你会怎样?如果你的父亲是清道夫,你受同学取笑,你会怎样?如果你的爸爸曾经坐过牢,你备受身边的朋友凌辱,你会怎样?

最大的关键是,某些少数群体会得到社会的普遍同情,而追求性别自主的这一群,却因为宗教、政治和道德观而受到绝大部分人的歧视。

我们的社会一直对同性恋、变性恋、艾滋病患者存有很大的偏见和误解。我曾经接触过艾滋病患者,才理解不是全部艾滋病患者都是因为吸毒、乱搞性行为而染上恶疾。有的是遗传,有的是其他不能掌控的因素,像医院输血疏忽等。但是更重要的是,为什么我们不愿意给他们机会改过自新?

更可怜的是,对我而言,同性恋者根本没有做错,为什么他们却是最需要社会给予机会和接纳的一群?

正当美国自70年代开始就举行年度的同性恋游行时,我们的性别自主活动,还有不断地遭到政治格局的影响。正当很多国家已经开始合法化同性恋的时候,我们还是对他们有着太多无知的误解和偏见。

我知道很多人还是会说,我们的国家还年轻,我们不能跟这些先进国比较。这也是我们最致命、难以进步的借口。我认同,同性恋合法化或许会对家庭伦理造成负面影响,可是我绝对认同,追求性别自主是人权的其中一个部分。

我国性向自主风波闹开以来,似乎没有多少位政治人物公开为他们撑腰。唯一比较跟政治牵连的人物就是一直都让父亲非常头痛的玛丽娜马哈迪。她更是20多年来一直通过非政府组织援助这些被边缘化的同性恋者、变性恋者和艾滋病患者。

我极度不希望性向自主被政治化,但是整起事件,从活动被打压到净选盟2.0主席安美嘉被警方调查,都再再显示,虽然我赞同很多事情跟政治分不开,但是我们的国家还是停留在一个任何事件都必须被政治化或被政客利用的格局里。

另外,依我浅见,我认为当局在邀请安美嘉当嘉宾时,确实没有想到会引来如此巨大的“注意”,但是这完全不是主办当局和安美嘉的错。拜读了天妃的《性向自主与政治》和《性向自主之我见》后,我的理解是,这些性向自主的主办者并不理解政治,他们眼中的敌人不必然是国阵,他们眼中要说服的人是反对性向自主的人。因此,主办当局怎能理解到邀请安美嘉的行动会为他们造成如此大的政治后果呢?

我不了解安美嘉在709事件上有没有逞英雄,但是对于参与709游行的我来说,她对我国的游行自由中扮演着关键角色。而且从性向自主风波中,我们更看清的事实是,安美嘉始终不是政治人物,但是因为国阵的过度敏感或者是政治考量而导致这项活动面对重重波折,最应该要检讨的是国阵。

无论如何,这项风波的主角是这群被边缘化的一群,我们更应该把焦点放在他们身上。玛丽娜马哈迪说:我捍卫所有被歧视的群体。我希望有更多人,能以更开阔的视野来看待他们。因为我始终认为,他们对于本身的性向没有选择,他们只是需要我们一个认同和接纳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