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8日星期二

民政党的名存实亡


一个政党的存在价值和社会定位,跟党魁紧紧相关。

拔根拔花这一场民政党的年度大戏,不仅点出民政党近年以来都不敢面对的危机,也让人深思该党领袖的素质。

一个已经接近沦落的政党,如果要重新爬起来,其中最重要的是领导层的志气和改革动力,但是民政党不仅完全没有这样的能耐,更一而再、再而三地凸显党领袖领导素质的贫瘠。

首先,除了许子根和陈莲花,我相信一般百姓应该很难再叫出民政党其他领袖的名字。对,完全没有印象。而且更多百姓对他们的印象停留在首相署部长和贸消部副部长,或者有更多人连民政党的存在也忘了。

或许更多人记得,许子根上任前领导民政党的林敬益。林敬益不仅仅是大家眼中的傻仔医生,更多人会说他其实跟林良实一样大智若愚。更曾听过新闻从业员分享过,采访林敬益务必做足功课,否则问了不恰当的问题就会被骂一顿。

但是到笔者有幸采访许子根时,老实说,我不太记得他曾经说过什么让我印象深刻的话,只是每次看他一面轻微摇晃他的头,一面以慢速度说话的表情时,我就一直在思考,他是不是真的是博士?还是他也跟林敬益一样装傻?

不过,一次、两次采访他后,发现他根本不可能是大智若愚,因为他说的话要不就让人觉得可笑,要不就让人捉不着重点。

姑且不谈走后门做部长的事,但是当了部长的许子根,究竟做了什么让我们印象深刻的好事?给皇家警察破百的KPI?满口KPI却从来没有交出什么实际成绩来?常常跟林冠英吵架?去年民政党大会的螳螂拳该软就软改硬就硬?又或者是常伴首相左右却毫无表现的身影?

我对许子根印象最深刻的话,就是他以“黑手党首领”来称呼刚刚动了眼部手术不得不戴黑眼镜来保护眼睛的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一位政治人物的基本素质,完全展露无遗。在我国政坛打滚了这么多年了的许子根,别说竟然连笑话和人身攻击都分不清吧。

许子根傻话一大堆,在民政党里还有陈莲花相伴,因为陈莲花说过的傻话也一样数不清。每逢起价,陈莲花就有傻话要准备跟民众解释。知名度最高的莫过于:“百物上涨人民需靠自己,上街游行不如在家种菜。”还有就是叫民众跟擅自涨价的商家议论。除了叫民众要自己靠自己之外,她唯一不曾针对涨价做过的解释,就是贸消部将会以什么实际的行动来协助人民面对通膨。

有时候听这两名贵党领袖说话,实在怀疑是不是记者诠释出现了问题。后来发现他们的傻话不断,才证实绝非记者有问题,而是领袖们的脑袋有问题。

直到陈莲花三天前在民政党大会中公然表示软弱领袖令党蒙羞,并奉劝许子根下台,我才毅然发现,陈莲花终于有一句我绝对赞同的金句。
只不过,我们从来不能期待这样一个浑浑噩噩过日子的政党,会如何正面接受党内的批评。陈莲花被逼与许子根握手泯恩仇,只是见识过翁诗杰和蔡细历的一笑泯恩仇后,谁会相信党内拔根不拔根的派系最后真的能够和睦共处。

更重要的是,陈莲花说的根本就是铁一般的事实,许子根最致命的问题就是硬不起来,除了会说一些没有营养没有素质的闲话,面对国阵的态度始终就是“没有态度没有立场”。

而在许子根孩子思考如何硬怎么硬的时候,人民已经完全遗忘了民政党的存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