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9日星期三

我也有移民的冲动

老远来看可爱的你们!

这趟到澳洲转了一圈,体会至深,感触良多。

澳洲是一个很漂亮的国家,太漂亮了,除了青草地,蓝碧落,那里的风土人情都让人非常舒服愉悦,更重要的是,那里有着跟我们亚洲差距很大的工作文化,他们大多数都不愿成为金钱的奴隶,5点准时收工不喜欢OT,喜欢到处游山玩水。

此行,我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享受人生,或者更贴切的是,享用人生。

澳洲跟大马有什么不同?首先说说比较具体的。澳洲几乎没有山脉,有很大片的草原,很多畜牲如牛羊马,高楼大厦不多,让人感觉心旷神怡毫无压迫感。也或许是因为这个理由,我好像是任何时候走在街上,都看到有人在跑步做运动,让不爱运动的我,也想要动起来!

还有,澳洲地广人少,比大马人口少了700万,但是他们有7,686,850平方公里的土地,我们只有329,845平方公里,澳洲人的平均拥有国土面积是世界最广阔的国家之一!

我必须提一提,我走了的三个城市,都分别被《经济学人》列为世界最佳居住城市(World's Most Liveable Cities)的冠军、第6和第9。这三个城市都给了我不一样的感受。作为冠军的墨尔本市是我最喜欢的城市,横竖各别9条街,工工整整,交通非常便利,两行大路中间就有电车(tram),还有免费旅游巴士带你兜风,空气素质良好,风景宜人更是不在话下。总而言之,就是让你觉得好像住在这里就会长命一点那样。

像回到时光隧道的淘金城 Ballarat


俗称新金山的Ballarat淘金城,除了让我了解当代中国人远赴澳洲淘金的辛酸史外,这里保护古迹的功夫做得相当不错,让人仿佛真的回到那个19世纪的淘金时代。另外,此行当然也少不了到非去不可的大洋路Great Ocean Road走一趟。长长弯弯的道路边,伴随着长长清澈的海水。

来到悉尼非拍不可的悉尼歌剧院。


悉尼给我的感觉则较为繁忙,交通川流不息,但是相当有文化气息。对,到悉尼最主要的任务当然是跟悉尼歌剧院合影啦。去了The RockPaddy MarketManly Beach,也到不是蓝色也不是山的Blue Mountain坐缆车和火车欣赏雨林。而最让我有意外收获的就是从奥林比克村乘船回到Circular Quay的路上,漂亮得犹如一幅画的日落美景。

Blue Mountain瀑布
摄于阿德莱德大学。



对比墨尔本和悉尼,阿德莱德是一个相对郊外的城市,也正因此,这个城市更加恬静更加让人毫无压力。在这里的Wildlife Park看到到澳洲必定要看的袋鼠和树熊,真是两种一样可爱的动物!最遗憾的是因为下雨,而无法看到企鹅在入夜时行走。

那这三个城市有着什么共同点呢?同样有河、有纪念打战兵士的纪念碑、有国会大厦、有图书馆、有艺术坊、有赌场。除了天气之外,一样适合长住。

当然,短短的两个星期并无法让我断定这里的政治环境、生活习俗,但是也只是短短的两个星期,我看到了一个自己从未能在其他曾经游玩过的亚洲国家中体验到的舒适自在和美,这真的是我第一次如此深刻体验到,东西文化的巨大差异。

是的,这片土地让我第一次产生了移民的冲动。除了天气四季、生活水平高、工作不易找之外,我暂时看不到其他缺点。我看到的不仅仅是这里的自然美景、生活态度、风土人情,我看到的是这里政府治理的政策,我看不到我热爱土地的社会不公平、种族政策、人才外流。

允许我这么一次,真的很想抛弃这个让我常常失望的国家。允许我这么一次,很想逃离这个让人常常感到深厚挫折感的国家。允许我也只是想象,如果我们也同样实行一视同仁的政策,马来西亚会是怎样?

当然,这也只是刹那的冲动。因为我还是很天真地希望,能在这片我生长的土地上,见证那么一次的改朝换代。
FLAT ROCK


2011年10月18日星期二

民政党的名存实亡


一个政党的存在价值和社会定位,跟党魁紧紧相关。

拔根拔花这一场民政党的年度大戏,不仅点出民政党近年以来都不敢面对的危机,也让人深思该党领袖的素质。

一个已经接近沦落的政党,如果要重新爬起来,其中最重要的是领导层的志气和改革动力,但是民政党不仅完全没有这样的能耐,更一而再、再而三地凸显党领袖领导素质的贫瘠。

首先,除了许子根和陈莲花,我相信一般百姓应该很难再叫出民政党其他领袖的名字。对,完全没有印象。而且更多百姓对他们的印象停留在首相署部长和贸消部副部长,或者有更多人连民政党的存在也忘了。

或许更多人记得,许子根上任前领导民政党的林敬益。林敬益不仅仅是大家眼中的傻仔医生,更多人会说他其实跟林良实一样大智若愚。更曾听过新闻从业员分享过,采访林敬益务必做足功课,否则问了不恰当的问题就会被骂一顿。

但是到笔者有幸采访许子根时,老实说,我不太记得他曾经说过什么让我印象深刻的话,只是每次看他一面轻微摇晃他的头,一面以慢速度说话的表情时,我就一直在思考,他是不是真的是博士?还是他也跟林敬益一样装傻?

不过,一次、两次采访他后,发现他根本不可能是大智若愚,因为他说的话要不就让人觉得可笑,要不就让人捉不着重点。

姑且不谈走后门做部长的事,但是当了部长的许子根,究竟做了什么让我们印象深刻的好事?给皇家警察破百的KPI?满口KPI却从来没有交出什么实际成绩来?常常跟林冠英吵架?去年民政党大会的螳螂拳该软就软改硬就硬?又或者是常伴首相左右却毫无表现的身影?

我对许子根印象最深刻的话,就是他以“黑手党首领”来称呼刚刚动了眼部手术不得不戴黑眼镜来保护眼睛的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一位政治人物的基本素质,完全展露无遗。在我国政坛打滚了这么多年了的许子根,别说竟然连笑话和人身攻击都分不清吧。

许子根傻话一大堆,在民政党里还有陈莲花相伴,因为陈莲花说过的傻话也一样数不清。每逢起价,陈莲花就有傻话要准备跟民众解释。知名度最高的莫过于:“百物上涨人民需靠自己,上街游行不如在家种菜。”还有就是叫民众跟擅自涨价的商家议论。除了叫民众要自己靠自己之外,她唯一不曾针对涨价做过的解释,就是贸消部将会以什么实际的行动来协助人民面对通膨。

有时候听这两名贵党领袖说话,实在怀疑是不是记者诠释出现了问题。后来发现他们的傻话不断,才证实绝非记者有问题,而是领袖们的脑袋有问题。

直到陈莲花三天前在民政党大会中公然表示软弱领袖令党蒙羞,并奉劝许子根下台,我才毅然发现,陈莲花终于有一句我绝对赞同的金句。
只不过,我们从来不能期待这样一个浑浑噩噩过日子的政党,会如何正面接受党内的批评。陈莲花被逼与许子根握手泯恩仇,只是见识过翁诗杰和蔡细历的一笑泯恩仇后,谁会相信党内拔根不拔根的派系最后真的能够和睦共处。

更重要的是,陈莲花说的根本就是铁一般的事实,许子根最致命的问题就是硬不起来,除了会说一些没有营养没有素质的闲话,面对国阵的态度始终就是“没有态度没有立场”。

而在许子根孩子思考如何硬怎么硬的时候,人民已经完全遗忘了民政党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