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6日星期二

很难相信,这不是智商的问题

从廖部长最近的言论来看,我还是情愿相信,廖部长最致命的问题不是不够努力,不是形象不够正面,不是不会打官腔,而是政治智慧的问题。

如果我说,在马华部长当中,比起呼吁女性穿性感睡衣、到处旅游耗钱的黄部长,或者是有一张傻人有傻福的脸、什么都不懂的江部长,在马华党争之后才上位、没代表作的曹部长,廖部长算是形象较好的一位,相信应该不会有太多人反对。

2008-2009年的马华党争时期,廖部长虽然并没有过人的政治手腕,更被变节后的翁派点名为逼宫的主使人。虽然依我浅见,当时应该是没有人愿意收拾党争的烂摊子,而把憨厚又懵懂的他推了出来;但是总的来说,他在党争时期虽然没有得分,但也不至于输了形象,否则他也不可能快速地从副总会长跃升为署理总会长(虽然也算是险胜)。

至少,至少比小气记仇滥用职权的翁前部长、装跟翁派大团结背后策划反扑的蔡总会长、卖弄文采又上演痛苦落泪夸张戏码的魏副部长和周前副部长,好那么一点点。

只是,从政了逾30年的廖部长,一生中犯的最大的错误应该就是:误以为自己是从政的料子,并且还要选择加入了马华。

或许廖部长当初在“双十年华”之际加入马华时,原本是抱着雄心壮志,只是智慧这回事,有时候真的不是任何人都能通过经验累积而形成的。

瞧廖中莱处理曾经让国人“惊心动魄”的H1N1流感以及塑化剂的的速度和能耐,就已经可以略懂他为民服务的能力。除了每天拿着秘书递来的更新报告,基本上他好像没有说过或做过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话和事。

没想到,最近的同善医院以及林连玉公民权课题,完全彰显了他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本性。

“催泪弹和水炮是被风吹”言论,他触动了所有当天出席兼见证事实的集会者的敏感神经;“林连玉被夺公民权我还没出生不宜评论”,他触动了所有珍惜华教感恩华教斗士林连玉的华裔的敏感神经。

大佬,按照这个“没出世就不知道所以不宜评论”的逻辑,难道你也就没资格发表国庆日感言,因为东姑阿都拉曼一众人争取我国独立时你还没出世?难道所有在1961821日(林连玉被褫夺公民权)之前还没出世的都没有资格为林连玉说话?

或者你忘了你代表着成立于你也还没有出世的贵党(马华成立于1949年),无论是从历史责任或是马华捍卫华教的职责上,马华在为林连玉平反事件上都是责无旁贷的!

更何况,廖部长在他的网站对创党的敦陈祯禄歌功颂德一番,难道是他的前世见证敦陈的奋斗史?因为1949年廖部长还未出世,那他应该也就不能对任何在他出世之前的人或领袖,进行任何的评论才对。

你说,这还不是智慧的问题?

而且,我有理由相信,廖部长在记者会上说的“尊重工委会的努力,而且完全肯定林连玉先生为华教作出的贡献”整段赞美林连玉的话,都是照稿宣读,“当时我还没出世,我还年轻”这句话才是他对有关课题最真诚的意见。

江湖常有传言,指卫生部长一职有如下了魔咒,一般上都担任不过一届。不知道来届大选,有没有可能应征这一点?你们愿意把手中一票投给这位智慧有点问题的领袖吗?文冬的居民们,垫高枕头好好想想吧!

2011年9月5日星期一

不曾失败的小孩,最需要教训


如果今天仍然有人,尤其是在野党的人认为,马华对华社选票没有丝毫的影响力的话,那绝对是一个错误的“以为”。就像我们不能忽略独立民调中心调查中,华社对首相纳吉的支持率跌到仅剩的,但是依然会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的38%。

虽然,马华多年来的努力和争取,大家都看在眼里。我们都听腻了根本没有解决到问题的官腔,但是长期在主流媒体灌输下的人,可不一定这么想。

每日定时看报纸、定时看电视新闻、上网只会看网络综艺和摔跤节目的老爸,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那天他兴致勃勃地拿起报纸,指着一则很不起眼的新闻跟我说:

“你看,马华还是有做事的。民联做到吗?”

我连新闻的标题也不记得,大概看了看,就是一则马华区部代表捐钱给穷人的新闻。

一,我也曾看过很多民联领袖捐助穷人的新闻,怎么老爸你都没看见?二,马华寄居在国阵之下,半个世纪来都是掌握国家资源的权力核心,捐点小钱根本不是什么大问题。三,你没看见在野党每次演讲都在筹款?还需要为随时降临的大选所需要的选战基金伤脑筋,你难道不知道他们很够力穷的咩?当然,我比较在意的是,老爸,不谈别的,代表华社的马华解决了盘根的华教问题了吗?老爸,你心中已有答案。

除了有一个遭主流媒体洗礼几十年的老爸,我还有一名马华党员男朋友。一位认为完全不投马华的话,将无法落实两线制的人兄。

也因为这位人兄,我终于知道马华为什么可拥有百万党员。话说这位人兄在老师的“循循善诱”下,秉持着只是加入学会的精神,成为百万党员的一份子。为人师表竟然公私不分,深明学生不忍心拒绝老师的邀请,而怂恿学生加入马华。

问题是,这位人兄竟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永久党员,因为他加入有关政党时完全没有缴付任何钱。换言之,那位为人师表帮他缴付了。无端端,他就造就了马华辉煌的党员人数。

这位年轻的人兄对两线制有另一番见解。他认为,如果国州都投在野党的话,那就无法落实两线制了。一颗慈悲的心在担心如果在野党全胜的话,马华从此以后将会倒台兼销声匿迹。

有百万党员的马华会倒台?这位人兄对时事的无知就体现在,不管来届大选在野党再厉害,以国阵在乡区以及定存州的支持率,就算安华肛交案被判坐牢,就算全球股灾持续,就算天塌下来,国阵也不可能输得一干二净。

同情马华?容许我稍微偏执地回答:这些从巫统那里分得利益的领袖,为什么值得我们同情?为什么你不同情在华教底下苦苦求存的华教斗士?为什么不同情每年因为得不到国家的公平对待而唯有出走的华裔优秀生?不同情在这个政府执政下已经千疮百孔的国家?为什么不调转来想,尤其是历史较悠久的回教党和行动党的在野党,他们这么多年来都无法坐上权力的核心里,他们不是更值得同情吗?

他接着说,我是选贤与能,不是选党。说得也挺有道理。

但是,亲爱的老爸、老妈、男朋友,你们知道国家最大、最根本的问题吗?问题是执政者的执政制度,问题是我们让一个阵营坐大太久了。

这位从来没试过失败、从来不懂得从挫败中学习的小孩,就这样浑浑噩噩地做了政府半个世纪。你有看过不曾失败的小孩,他们有着怎样的态度吗?夜郎自大,自以为是。也正因为不曾失败,他学不会长大。权力的傲慢,让这个政府这么多年了都只是以白色恐怖和大选糖果来维系人民对他的信赖。

你们情愿给一个不曾失败的小孩一成不变地领导国家,还是给机会一个需要胜利机会的小孩尝试?又或者你们就是只会满嘴埋怨,到了能够行动时就像这个执政的小孩一样裹足不前?

如果你说马华只是部分的领袖有问题,下面还是有一些优秀的新生代。那为了拯救这些优秀的从政者,请你不要同情他,请你狠狠地让他摔倒一次。因为造成国家日益衰败的不是这些领袖,而是整个国阵领导的制度。

因为无论是国阵还是马华,他们目前最需要的是教训,而这个教训的名字必然需要是——改朝换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