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3日星期六

国阵的阿Q自慰精神

                                                                                     
国阵部长最熟读的中文作家,相信必定包括鲁迅,因为鲁迅的阿Q精神,国阵诸位部长发挥得相当淋漓尽致。最近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对博彩业发展华教的看法,以及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对伦敦暴动的见解,就充分地展露阿Q精神的核心价值。

我国14华商组成的财团,收购博彩业,以设立基金会来推动华教,乍听之下当然是一桩美事,但是仔细分析却再度凸显我国华教的悲哀。虽然n年来,我们一再重提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强调的:学习母语是人权,但是我国华裔、印裔的学习母语权,依然公然地被政府漠视。

如今华教得到博彩业的支持,让更多人担心,以后赌徒们更可以名正言顺地买彩票,以实际行动支持华教?如果巫裔同胞们的母语教育,有朝一日也需要靠博彩业支助,那他们该如何向伊斯兰教交代?

姑且不要谈这件事本末倒置的问题,听听一路以来为华教“出声出力”的魏家祥怎么说。

他说,我们都没有见过买彩票导致倾家荡产的例子,华裔一般上都是以买几张。换言之,买彩票不会导致破产,所以买彩票又可以支持华教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是魏博士又提醒民众不要误解为他有意鼓励大家赌博。

摸不着头脑之际,他尽情发挥阿Q精神地说:相信这种情况若发生在任何国家,即让私人领域资助国家教育发展,等于是如虎添翼,事半功倍。

“阿Q精神”简单的说就是一种自慰精神,一般用来形容自欺欺人、自甘屈辱、不敢正视现实的人。马华为我国华教争取数十年来,最至关重要的问题,包括华小不够、拨款不足、独中统考文凭不受承认的问题依然是悬而未决,最终高教部副部长何国忠又老调重提地强调“有可能”承认统考。

如果不是阿Q精神,马华副部长看待博彩业支持华教事件的态度,何以如此卑微?几十年来依然无法为华教争取之后,突然有一群华商出手相救,部长马上说如虎添翼,这还不是最典型的阿Q自慰精神?永远不敢正视,马华无法捍卫华教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在国阵没有话语权,但是始终像鸵鸟般地逃避,陶醉在自己设下的高调问政的乌托邦里,这还不是自欺欺人?

阿Q的拥护者,还不只是马华部长,内政部长希山慕丁也熟读里头的精华。话说伦敦近来发生严重的暴乱事件,贵部长对这件事的看法是:暴乱事件没在大马发生,人民应该为此感恩。

诸如此类的感恩论,巫统领袖经常挂在嘴边。最著名的言论要数副首相慕尤丁的言论。慕尤丁曾经埋怨,国阵资助华校,华社却不懂得感恩,而没把票投给国阵。这番言论曾经激起千层浪,但是希山慕丁依然把它奉为宝典,借伦敦暴乱事件提醒我国人民应该感恩。

希山慕丁的醉翁之意,早被看出不在酒。他其实更想借此事提醒人民,他和一众领袖在处理709净选盟大集会上有先见之明,才能避过暴乱的发生。政府处理709事件的不妥当,早已受到国际社会的抨击和谴责,但是亲爱的部长依然站稳自己的立场,认定他们没做错,这,还不是自慰精神吗?

仔细想,已经数不清多少次,我们政府眼中的“进步”和“好”,都是在跟差劲的例子做比较。经济表现上,我们曾经比韩国出色,当韩国成为亚洲四小龙后,我们退而求其次跟印尼比,现在印尼也在腾飞了,我们自慰地跟更差的国家比。对,至少比缅甸、老挝好。但是,政府从来没有跟最近的新加坡比较,反而要怪罪邻国把我们的人才抢过去。看久了这样的比较方式,难免会想,政府是不是要比到全东南亚甚至是全亚洲都超越我们了,我们才心甘情愿地表示,我们一直在退步?

谈到民主和集会自由时,我们又总是爱说,美国独立200多年,我们才只有50多年,不能做比较。每每各种民主排行的报告一出,部长们又爱拿那些一直都算不上民主的国家来比较,包括在经济表现上从来不会拿来做比较的新加坡。

在失败和屈辱面前,诸位高官不愿正视事实,还要以虚假的胜利来在精神上自我安慰,并也一并地为我国人民进行自我陶醉,这样的阿Q精神,你还能看见马来西亚有未来吗?

1 条评论:

  1. 说高官读鲁迅,是高估了他们的程度。天下乌鸦,重要的是有机制能把这群乌鸦打下来,换另一群乌鸦。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