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6日星期二

一位马华拥趸的奇特逻辑

一位中学时期就认识的朋友,自大学毕业以后就因为曾是学校亲校阵的领袖,而一直是国阵的忠实支持者。这倒是没有什么大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政治立场,也有宪法赋予的结社自由。而在面子书上以不同的政治立场交锋,也能激荡思维的交流,也是一桩美事。

但是跟这位马华/国阵拥趸交流久了以后就不难发现,从净选盟课题、到吉打斋戒月风波,到最近的华商以博彩业资助华教的课题,他的逻辑都是挺奇怪的。

当净选盟大集会闹得沸沸扬扬时,他举例泰国示威导致泰国经济狂泻,泰铢贬值等。结果引来不少支持游行的面子书用户反击,最后这位同学就总结为“你们这些反对党的人口口声声说支持言论自由,结果却频频炮轰我”。

首先,很多人喜欢把对政府某些政策感到不满、支持政府不认同的事物如游行的人,归类为反对党的人,这本来就犯了逻辑上的归谬错误。不认同执政党某些政策不代表必然支持反对党。

再来,为什么支持言论自由,就不能对自己无法认同的意见进行批判?言论自由最简单的原意,就是让每个人都有公开说话的自由,话当然有好听的和难听的,执政党和反对党几乎每天都在做互相炮轰的事情,那他们每天都在抵触言论自由吗?当然,作为负责任的网民,在不认同别人的同时,我们也应该提出真凭实据。

不过,很奇怪的是,这位朋友在709集会受到国际舆论一番后,对政府镇压民众的粗暴行为只字不提。直到同个时期吉打州爆发斋戒月风波后,这位同志就拼命炮轰吉打和民联要实行回教国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当然,吉打政府一开始进行这项政策,对其他种族而言非常不公平,也因为其他盟党提出了反对声浪,最后撤回了这项措施。但是,这个时候这位同志,又说是行动党出面才能阻止回教党实行回教国措施。但是联盟里至少有制衡作用,这难道又是一件坏事?那容许我直接一点地问,国阵党员有这个制衡作用吗?马华在什么事件上制衡了巫统?

接着,是最近的博彩业资助华教课题。这位同志于是大大声地在面子书“喊”:与其争吵华商该不该收购丹绒博彩,不如看一看民联的橙皮书,怎​么没有纳入半句的华教发展规划?

由于印象中好像有看过,曾有报导指民联橙皮书里有提到将会在执政后,公平对待各源流学校和全面承认统考,于是去找了一下资料,再把民联橙皮书的内容copy paste了一遍给他看。
原以为他应该无话可说了,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可以执拗于橙皮书中的“mencadangkan”(建议)。他说,民联只是建议,未必会落实。

一,民联不曾执政过,那我们无论如何都不会知道他们会不会履行诺言。二,不是执政者,没有握有落实政策的权力,当然也就只能建议。三,54年了,我们期待了超过半个世纪的承认统考文凭、公平拨款华淡小,政府为什么始终做不到?是他们没有听到民意,还是国阵里最关心华教、最高调问政的政党始终没有话语权、当家不当权?


坚持要还没执政的联盟担保一定做到,但是执政了半世纪的政党做不到就没关系,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http://malaysiakini.com/letters/173232

1 条评论:

  1. 政治信仰其实和宗教很像,如此就不难理解何以没逻辑可言。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