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8日星期五

野蛮女友VS野蛮政府。

在《当今大马》的读者来函中,看到很多对于这次净选盟2.0集会的感想和分享,当中不乏熟悉的名字,而这些或熟悉或陌生的文字,都通过简单的文字、深切的感受深深地影响着我,让我再次感受到文字和媒体所构成的感染力。

我觉得意外感动的是,这一个原本和平简单,但后来在国阵的加害下变得复杂难搞的集会,竟然激发了这么多人为身边所爱的人写信,告诉他们埋在心中很久的话。有人写信给爸爸,有人写信给老婆,我想写信给我的男朋友。

这两个星期以来,我每一天翻开报纸、打开新闻网站,各种负面的情绪都充斥着我:失望、生气、难过。从何时开始,我们需要带着如此沉重的心情去了解国家的时事动态?而让我更加失望、生气和难过的是,为什么我身边的人,对这样一个打压、欺凌甚至迫害人民的政府不吭一声?

两个星期前,我收到爸爸的电话,他见警方进行大逮捕行动,净选盟集会“风声鹤唳”,马上第一时间致电我,还跟我说,警察要用内安法令捉人了,不排除会再掀起另一波的茅草行动。拜托!现在是什么年代了?你不如说会有513!爸,你不要被国阵的白色恐怖吓傻了啦!

不过如果理智一点想,我们这一代人没有经历过你们口中说的那些事件,不能理解你们的隐忧,确实应该尝试从你们的角度去想。

可是我最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我那个跟我在同一个年代出生的男朋友,也会有着跟我老爸一样的思维,默许着国阵这些日子来蛮横无理的行为?

“我们要不要囤米、囤食物在家?吉隆坡很危险了。我还听说马大有警察和镇暴队咧!”
‘是啊,什么报纸写的?这么严重?你看,国阵连大学生也不放过。’
“不知道什么报纸咧。朋友讲的。不是国阵的错,是警察啊。”
‘我们的警察是国阵操控的,你在大马活了这么久也不知道吗?’
你,不出声。
‘你有没有看我在面子书tag你的《老婆,我要去游行!》?’
“没有。不得空啦。”
‘我想去……净选盟集会……你要不要陪我去?’
“我才不要去。你要去你自己去咯。”

我其实很难过,当你叫我自己去游行的时候。或许是我过于天真的认为,你会基于担心我的安全,而愿意陪我去。可是我更难过的是,为什么你会是一个完全不关心不在乎国家未来的年轻人?为什么你是友人口中所说的,只关心口袋里赚多少钱的资本主义少年?

你或许会告诉我,养不饱自己,还想国家的未来什么的,不是更不切实际吗?你的话很现实,但是也一样很现实很自私的我,这次无法认同你。

亲 爱的男朋友,我们在国阵的领导下长大,从小就在不公平的教育系统中努力突围。你会说,哪位马华的领袖没在做事、华人要做大生意很难、大公司有种族固打等 等,但是为什么你会说“我身边有太多人投反对党,所以我就偏要投执政党”这种没有逻辑的话?为什么到了你作为公民应该站出来的时候,你却选择若无其事地躲 在家里?

这些日子,我挣扎了很久,给了自己不少不参与的理由,包括:我只是一名弱质女流、身边的亲友都不支持我去、我还年轻以后还有很多参与集会的机会等等。我想,我就躲在家,看《当今大马》的滚动报道就好吧。自私的心态,不停作祟。

可是,有多少人能有见证国家历史的机会?净选盟2.0如今已经不再是争取选举自由这么简单,它还包括了集会自由、言论自由、对抗暴政等等的意义。

感谢国阵的龌龊不齿,感谢首相出尔反尔。因为你们的所作所为,正激发着不少人往默迪卡体育馆走去。我想要参与这项集会的动力,正是从每一天看你们的行为举措而与日俱增的。

我亲爱的男朋友,你常常说我很野蛮,对你有很多任性的要求和行动。这一次,你的野蛮女友,要尽一点公民的绵力,反抗野蛮之极的政府!

1 条评论:

  1. 我那天没去参加游行,自己都觉得愧疚。这一代的不公,应由这一代去争取解决。谢谢你。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