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7日星期三

三个女人的唏嘘

日益消瘦的背影
拖着手心捧住的照片
昔日怀胎、生育、长大的记忆
滑在落寞、孤寂、痛苦的银发岁月
嘴里念念有词着
“人在你那里死
你就需要负责任!”

日益沉重的身影
带着为哥还原真相的使命
昔日共乐、共闹、共享的手足情深
滑在愤怒、失落、难过的潸潸泪水
嘴里重复说着
“我们要的只是公道”

日益坚强的影子
抱着蹦跳好玩的爱情结晶
昔日甜蜜、争论、扶持的眷眷爱意
滑在一张无法见到父亲的稚气脸孔
忍不住脱口而出
“几个月的梦
一巴掌,该醒了!”

三个爱孩子、爱哥哥、爱丈夫的女人
2800万人口呼呼大睡时
两年来一直做着
他从反贪大楼安然回家的美梦

您的照片
重复出现在
800个日子里的报章
您的轮廓
重复幻化在
三个女人的南柯一梦

您或许在感慨
为什么手握权力者
始终搞不懂
真相和公道
不在那124页的报告里
而落在那渴望
公正、人权的民意里

此刻,您或许最希望的
已经不再是无法发芽的真相
而是那一个
打醒您遗孀的巴掌
也同样唤醒了
沉睡的祖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