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6日星期二

一个接受不了人民叫他收皮的首相



这个星期以来,我总是在无聊时难以自控地到Youtube看看《Jib 哥在演戏(客家版) 》,烦闷的心情好像顿时瞬间消失。

可是当我为这个改编、取笑首相的短片开怀大笑之后,我的内心总会有这么一点的不舒服,或者为自己的举动和感受感到可悲。我很乐意跟大家分享这个短片,但是如果今天1916万名超过15岁,有基本思考和判断能力的大马人民都跟我一样,享受一国之首被调侃的感觉,那我们的国家是不是真的出了很大的问题?

是的,我们的国家长期活在一个各种自由都被极度压缩、人民的情绪随时会爆炸的时代里。这个时代的塑造,很大程度需要感谢网络的迅速发展,以及马克扎克伯格的创意。

马克扎克伯格万万没有想过,他原本只是用来联系校园的发明,如今甚至可以成为召集人民集合、反抗暴政的重要沟通管道。他甚至也不曾想过,面子书也在大大地提升着各国的言论自由,而这,才是中国迫切地需要禁止面子书登录中国的主要理由。

也正是开拓言论自由的网络社交工具是这么一把双刃剑,才让执政者又爱又恨。执政者借面子书、推特宣传本身的政治理念,而也同时提供网民一个自由赞美和怕批评政府的空间。

亲爱的首相,原本只不过是把更新的部落格post在面子书上留言,但是首先第一个留言的,却竟然是叫他收声。于是,管理员马上第一时间删除了有关留言,结果又引起网民愤怒,认为此举等同于钳制言论自由。

或许管理员也只是吸取之前开放面书和推特让首相和网民交流时得到的教训。还记得当时网民的兴趣都集中在首相夫人罗斯玛以及蒙古女郎阿尔坦杜雅的身上,甚至还有胆大包天的网民问首相,这两者谁的身材比较惹火,最后引起网络媒体的广泛报道,让首相宣传政策的注意力彻底被分散。

只是,在709之后,人民的集会、游行自由被剥夺,6名社会主义党党员的人身自由被剥夺,主流媒体的公正报导和言论自由被剥夺,部分一直在观察、甚至参与这一切的人民,已经觉得执政者不断地挑战着自己的底线。这些人民的地雷正等着被一触即发,于是通过成立多个反首相的面子书专页纾解不满,而地雷爆发的最可能日子也应该就是大选投票日。

是的,执政者必须接受,凡事都有利有弊。网络资讯流通、网络媒体开放的趋势锐不可挡,纳吉向美国总统奥巴马看齐,通过网络这个低成本的沟通平台接触年轻选民,但是结果就是必须接受这些选民在虚拟世界中进行的公投。

无可否认的是,网络作为言论的最后一片净土,从长远来看,对提升人民的思维能力和公民素质确实有着举足轻重的能力。奥巴马也必须接受媒体进行总统民调给他的鞭挞,同时也无法忽视网民的不满,我们的首相,在709的洗礼后,是否已经意识到人民的醒觉意识已经今非昔比,而必须唾弃继续以白色恐怖的方式来吓唬人民支持他呢?

你能否想象,香港701大游行时,人民要求特首曾荫权下台的画面统统被媒体删减掉?别怀疑,如果我们也在大马进行一个这样的游行,隔日的新闻会马上封锁,因为一个容不下选民在网络上叫他收声的首相,岂能容得下选民公然反抗他?

首相或许不了解,网民在网上公然批评、责骂政府和一国之首,在许多国家都是非常常见。他和他的同僚,或许应该好好思考,“打压越大反弹越高”的道理。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