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5日星期一

泪水无法挽回的真相

                                                                                                                                                
还是新闻从业员的时候,长期被上司委派负责赵明福的验尸庭审讯,以致身边的友人好像也把我当成代言人般,一见到我就询问我明福一案的进展。其实,对于毫无法律背景和知识的我,当时确实倍感吃力。但是如今想起来,这段记忆却是如此深刻。

明福验尸庭,让我真切地体会到,大马的腐败、行政不力、执法不严,是糟糕到了一个极度严重的地步。验尸庭每一天的审讯,都在一步一步地揭开执政者千苍百孔的伤疤。

你怎么可以想象,法医每次验尸后都只是用普通清水清洗剖尸台,以致之前在同一张剖尸台的死者DNA,就是在明福裤子上找到的、被怀疑有可能是凶手的DNA

你怎么可以想象,大马的资深法医凯鲁,在回答赵家代表律师哥宾星的尖锐问题时,答案是可以有这么多个不确定,甚至还在庭内老羞成怒起来?

你怎么可以想象,庭内突然出现另一名证人,表示自己曾经遭到反贪会官员虐打,甚至把涉及的官员名字都念了出来,过后整起案件还是可以不了了之?

你怎么可以想象,验尸官(验尸庭的法官)多次在赵家代表律师和反贪会律师针对某些课题进行一番争辩后,依然无法当机立断地下判断,而又需要择日开审做决定,拖延审讯进展?

你怎么可以想象,验尸庭审讯了1年半,结果有很多关键人物包括过后在皇委会报告出炉后被停职的反贪会官员希山慕丁哈欣和阿斯拉夫都不曾被传召?

若你不是司法专员或职员,不是媒体工作者,不是很有空却又热血而出庭旁听的市民,你无法体验这样的感受,你甚至也无法从主流媒体中得知这些庭内的“花絮”。

不过,我最记得的,不是那几位本地法医无法回答赵家代表律师哥宾星盘问时那副爱莫能助的模样,也不是泰国法医普缇来马时掀起的“明星效应”,而是赵妈妈捧着明福照片的落寞样子,以及明福妹妹那双常常流泪的大眼睛。

或许有太多人会说,为什么丽兰的那双眼睛就是这么爱哭?但是只有失去过至爱的人才能明白,他们的泪腺已经失控。在我眼中,丽兰是坚强的,因为对于一个原本只是平民百姓的人来说,突然间要面对一大堆媒体围攻,要以平时或许很少说的马来文来回答媒体一针见血得问题,有多少个女生能够做到?每次看到她支支吾吾、又害怕说错话、不禁潸然泪下地回答记者的提问时,我的泪腺也不禁挣扎了一下。

可惜,就算赵家或是无数素人为明福之死流下多少公升的眼泪,真相也将会永远埋葬在黄泉之下。

而也因为曾经站在最前线,我能够如此真实地感受到,从验尸庭到皇委会,都是执政者一手策划的连续剧。首先,为了安抚人民的不满,验尸庭必定要进行。但是从一开始,验尸庭审讯的进度、当局的态度,就能判断注定没有结果。因为验尸庭并没有仔细地对于任何可能造成明福死亡的细节进行调查,也没有访问全部重要的证人,本地法医一致认为是自杀。

所以当泰国法医普缇的他杀供证掀起高潮和大部分民众的认同后,当局只能把最后的结局改成“悬案”,结果反而加剧民众的怒火。于是,没办法,皇委会势在必行。当局设定好皇委会必须要揭露一些反贪会的弊端,才能安抚民众的怒气。

于是,我们看到大公无私的冯正仁既批判又谴责反贪会的多名官员,官员们甚至被骂到流下男儿泪。反贪会官员的不人道、欺凌甚至在办公时间浏览色情网站,一一被揭露。但是却巧妙地回避,反贪会官员是否有对证人施暴的习惯。

可是当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赵明福是自杀高风险群,而最终结局竟然是明福不堪反贪会官员施压而自杀时,谁还能够联想到冯正仁正义凛然的模样?

从大众的舆论和讨论程度来看,赵明福一案深深地牵引着华社的情绪,不过有不少人,尤其是活在白色恐怖的上一代华裔,还是会认为,我们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只是他们不会联想到,我们身边的人,也有可能会经历跟赵明福一样的经历,就像赵家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孩子会走不出反贪会大楼一样。如果有一天,我们经历跟明福家人一样的遭遇,而其他的马来西亚人跟现在的我们一样冷漠、只会无奈的话,你会怎样?

别忘了,就算你只是平民百姓,你的手上还是公平地拥有着两张投票权。

2 条评论:

  1. 你是一位非常美丽动人的才女。本老爷拜读你的大作,钦佩不已。
    皇委会的结果是判断赵民福是自杀而死的。本老爷才不信呢!
    要是我只是一个证人协助调查,怕什么呢?除非我是一个嫌犯,担心和忧虑当然是免不了的。
    对了,你写的大作 ,我全部都有过目,写的真好!

    回复删除
  2. 只是应该还有putra jaya,pulau labuan和Kl应该是一张投票权吧?哈哈。
    我想你应该去开个专栏了。哈哈,很好!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