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1日星期一

恐怖分子袭民记。

“咻”的一声,我还来不及反应,我还看不到催泪弹看不到烟,就已经感觉到身体的每个部分都快要阵亡了。

是的,前半个小时、前一分钟、前一秒,我们还在亢奋愉悦地游行着,跟着“领队们”高喊口号,“Bersih Bersih!”、“Hidup Hidup”、“Hidup Rakyat”……下一秒,我们眼前没有方向,目标只有一个,就是逃亡。

这样的形容,拍戏咩!可是,这确实是我的真实体验。

前一夜,我还跟友人慧芳谈笑风生地说,为了避免成为警察逮捕的对象,我们要假扮成游客,避免人还未到集会现场就出师未捷身先死。我并没有认真细看朋友转发给我的“游行指南”,虽然书包里还是带了必备用具如盐、大量的水和毛巾等,但是心想应该没有这么幸运吧。

709早上,我带着兴奋的心情,随着国文夫妇搭LRT来到茨厂街,一路上遇到了很多眼神好像都是”connected”的陌生人。是的,这一天,除了衣着笔挺的人是来隆市上班外,其他的,都是目标一致的集会者。

我们一群来自博大辩论组的朋友,都是游行新鲜人,这一天因为从辩论组学懂了什么是民主、什么是两线制;从面子书和网络媒体看到国阵和警察的丑陋、野蛮和可怕,而一点一滴地累积出站出来游行的勇气。我们都想要以后可以很骄傲地跟学弟妹说,学长们不是只会说,我们也会做!

我们在早上10点多茨厂街集合,后来从中午12点开始,茨厂街上就有大量人潮开始从四面八方涌来,后来开始有人带领群众喊口号,往马来亚银行的方向缓步前进。

我 们傻傻地、生涩地跟着他们喊口号,有时候还听不大清楚他们在喊什么,但是也乐在其中。突大家井然有序地跟大队一起走。那一刹那,我好像感觉到这是我人生中 第一次,跟这么多来自不同种族、不同年龄阶层和背景的马来西亚人,甚至还有尼姑,如此一致地做着同一件事情。那一刻,我好像也感觉到自己的血液也在沸腾地 高喊着,我是真正的马来西亚人。

就在此刻,突然有位印裔大兄冲过来时,对着我们说:看到你们我很开心!我当场,愣了一下。

我不否认,有时候我想起在大学时同组懒惰到要命的马来人,我心里会浮起讨厌他们的情绪;我不否认,有时候我遇到生活中任何细节都有马来人固打制时,我会埋怨为什么马来人不愿意丢掉他们的拐杖?

但 是就是这个时候,我亲眼看见,领导着大家前进的,愿意站在第一排当冲锋陷阵的,就是这群马来人。那一刻,我第一次有着如此复杂的情绪。我难过,对许多其他 种族而言,华人都是不关心政治却又自私的人;我开心,因为这一次被标榜为政治冷感的我们也站出来了!我的朋友在我身边一直狂喊:叫纳吉来看,这是一个马来 西亚!

喊着口号之际,我们又突然唱起国歌来!这好象是自中学以来,我又一次像小学生那样,高兴地唱起国歌来。看到眼前一望无际的大马人,这一次,我是真心地感觉到,自己如此地以大马人为傲!

我 们一面走着,一面骄傲地向上空的直升机炫耀。殊不知敌人已经通过直升机的监视器,瞄准了最多大马人的地方,准备进行第一轮的恐怖袭击。没多久,我们从后方 看到镇暴部队的水炮车不断地向集会者喷射,我们毫不畏惧地继续向前走。Stanley叫我们不要慌,我马上伸出寻求救助的手,我,已经慌了。

就 在我们继续喊口号之际,突然有一声巨响,走在我前方的慧芳紧捉着男朋友奕杰的手,我当下找不到任何朋友的手可以牵住,手忙脚乱,3秒之内,“咻”的一声, 我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全身上下的神经已经急速紧绷;下一秒,我的眼睛有种被辣椒涂搽过的刺痛,我的鼻子无法呼吸,我的嘴巴被烟呛到,双手灼热。我咳嗽着, 听到有人在喊盐,我从口袋里拿出那包盐,可是颤抖不已的双手无法打开,我大喊:我要盐!微弱的眼睛还看到,奕杰倒了点盐给我,我马上放进嘴里。

就 在我已经两把眼泪两把鼻涕、感觉到自己快要窒息的这一刻,我眼前的人都在做着同一件事:跑!在不到一秒之内的时间内,我身上所有的器官都在传送同一个讯息 到我的脑袋,那就是:跟着跑!我捉不到任何朋友的手,我努力睁开我其实真的已经无力的眼睛,踉跄地跟大家一起进行难民大逃亡。我脑袋里只有一句话:我要死 了!我要死在这里了!

直到我跑到一个斜坡处,我再也忍不住那两把“川流不息”的鼻涕,打开了包包拿出毛巾,就在所有人冲下去斜坡之际,我看到了我的神——振宁,走在我的前方。他爬了下去后,不忘在下面等着我扶我爬下斜坡,我当下马上感受到,友情的可贵。

前方有好几个水喉向我们的方向喷射,我无知地问振宁:怎样?要怎样??他叫我去冲洗,但是千万不要擦,还有漱口,不要吞下去。我看到眼前的那位马来大兄,一只手握着水喉向我们“供水”,一只手拿着手帕轻抚着自己的脸。

是的,他也当然中了催泪弹,但是他冷静地为其他尤其是毫无经验的我们,提供当下我们最需要的协助。

敌人真的做到了: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在我身上的刺痛稍微缓和一点、意识稍微清醒点后,我只有一种感受,那是:生气!生气!生气!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条街不是你买下的!你有什么权力不给我们在这里走路!你有什么权力攻击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人民!你有什么权力让我经历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当下,我很有冲动打电话给我瞒着他们来游行的爸爸妈妈说:你看看!你们投票支持了2、30年的国阵,是用什么方式来对待你的女儿!你们才是破坏和平的恐怖分子!

就 在这个时候,下了一场及时雨。不过后来我从友人的口中知道,这是人造雨,是恐怖分子用来驱散人群的方法之一。我们带着难以浇熄的愤怒走到同善医院前方,没 想到这场战还未打完。我们看到后方又有警车喷射蓝色的水,据说是加了化学药剂会让人感到非常刺辣的液体。这时候看到同善华人接生院前的停车站,挂着那张白 发红唇的脸,我们一众人是多么想丢颗手榴弹炸毁整个停车站!

前方有无数的警察和镇暴队驻守着,我们前后都无路可退,当下就 算我想要回家也逃不出这个恐怖分子早已设好的圈套。说我阴谋论也好,这些恐怖分子根本就是封锁了所有出口,让集会者的人无处可逃,然后再用催泪弹、水炮各 种恐怖手段,对付我们!惩罚我们不满恐怖分子首领控制了选举委员会,让选举无法公平和自由!

就在还未歇息足够之际,后方有一群人涌过来,我们又目睹了恐怖分子向同善医院的停车场除喷射水炮。大家开始商议逃亡大计,经过理性分析后,当时我们认为恐怖分子应该还有些人性,不可能攻击对面华人接生院建筑物里面,于是我们跟着大队逃向接生院。

没想到,就在我们只差一步就走入接生院的入口处时,我看到一粒催泪弹“坠落”在我前面,前面的振宁迟疑了一下,不知道该往前走还是往后退,最后在不到2秒钟内决定了走入接生院内。没有思考能力的我紧紧跟着他逃了进去。

这个故事的教训是,这群恐怖分子根本是一群禽兽,又怎么会有人性呢?庆幸的是,经过了一次与恐怖分子激战的经验后,我在作战前就已经准备好湿毛巾盖紧鼻子和嘴巴,这次的“伤势”相对轻微。

下午大约4点,人群逐渐散去,我们这些年轻的兵士也已经筋疲力尽。后来拖着全身湿透的身子回家后,获知恐怖分子赖死不认曾袭击同善医院时,一整晚都怒气难消,只想要跟其他没有出来游行的大马人说:我的双眼就是证据!

虽然回到家后,我全身的筋骨都好像要散开,但是我还是“死剩把嘴”,把这段开心又生气的“与恐怖分子对捍记”告诉朋友。而我最欣慰的莫过于男朋友半开玩笑的跟我说:如果有净选盟2.5,我陪你去!

我要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的政府是恐怖分子,恐怖分子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人民用选票给他们一个教训!净选盟大集会并没有随着709而结束,人民的亢奋和愤怒将会持续蔓延!

4 条评论:

  1. 以你交谈,觉得你是位强硬的女生。
    看你的文字,才发现其实你只是嘴硬,却是非常需要被保护的小女生。呵呵!
    若还有下次,我在大马,你男朋友又不陪你去,我会牵着你手,带你走。 放心,颦妹。 哈哈!
    也因为你是极需要被保护的小女生,却不畏惧的勇敢站出来,亲身参与游行,我真心以你为傲!加油!

    ~~THEN~~

    回复删除
  2. You are so brave............i'm sure someday the country will changing from KOTOR to BERSIH.......ONLY the RAKYAT can RULE the country......all the best to all the 709 warriors

    回复删除
  3. 我个人很遗憾没能回国参加这么神圣的活动,看了你的文章后感觉得出你对国家深厚的爱,也谢谢你们能够为全大马人民挺身而出,真心至上我万分的谢意。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