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2日星期二

十四岁的女生对709的疑惑。

709过后的两天,我那只有14岁的妹妹call我,问了我一系列的问题。

我在出席了709集会后,第一时间打电话回家,准备跟不知情的父母炫耀一番,接电话的是妹妹。我问她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她很骄傲地说:我知道!今天是黄道凶日!不可以穿黄色的衣服咯!

我过后跟妹妹分享了游行的经历,没想到过了两天后,她打电话问了我很多我预想不到的问题。许多我不知道原来一个709净选盟,会引发14岁女孩问的问题。

她劈头问的第一个问题是:在面子书上like了要najib resign的专页会不会不被警察捉去坐牢?

首先,我必须从逻辑上来跟他解释。

“like这个专页的人目前已经超过了16万,警察怎么可能把16万统统捉进去警局呢?”

‘那他会不会直接关掉面子书,那我们以后都上不到面子书咯?’

“不会,不能。面子书是美国人开的,我们的政府没有权力直接关掉面子书。面子书是言论自由的最后一片净土。”过后我想想,这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以纳吉对待709集会的态度,他也有可能学中国集权领导那样,不让人民上面子书。

‘为什么要纳吉辞职?纳吉是不是真的讲过要用华人的血来洗马来人的剑?纳吉辞职了谁来做首相?纳吉如果不好,为什么要推出一个马来西亚?’

“你可以在面子书上看看,纳吉领导的国阵政府,在这次集会中是怎样对待我们的人民。一个大马是什么你知道吗?不管谁做首相,总之我们的首相不可以是一个用暴力欺负人民的领袖。”

‘姐姐,什么是bersih?我告诉你,我起初还以为是gotong-royong!’

“bersih是干净和自由选盟,你知道爸爸妈妈每四年都会去投票一次,投选国州议员代表我们的区,bersih就是要求这个选举可以公平和透明,包括提出八大诉求,如拒绝贿票,像给你钱叫你要投我。”

‘噢,反对贪污啦?’

“是,其中一项。还包括使用不退色墨水,执政党和反对党可以公平使用媒体。”

‘现在的媒体很不公平咩?’

“是。就是选举来时,首相或是国阵领袖,可以下令这些主流媒体不要报导或是减少报道反对党的新闻,或是电视不可以播放反对党讲座非常受欢迎的画面。也就是前两个月砂拉越的选举充满了太多选举不公的现象,净选盟才会呼吁大家出来游行。”

‘所有媒体,包括星洲都是被政府控制的吗?这个集会,警察真的有对人民施暴咩?’

“所 有主流媒体,除了网络媒体外,都被政府控制。因为我们有出版法令。就是每份报纸都要得到内政部,嗯,就是跟卫生部部、国防部那些部门中的其中一个部门的同 意,发放一个准证,才能印报纸。所以他们都需要看国阵政府的脸色。警察是有对人民施暴,姐姐在集会现场,就中了催泪弹,搞到我当时生不如死。”

‘是咩,我看报纸写警察还分清水给人民喝咧。还有地方给他们祈祷,对集会的人很好酱!’

“是咩?”我于是马上翻开身边星期日的星洲日报,发现星洲有几乎一整版,以“警察的另一面”,歌颂警察的伟大。
“我跟你讲不能作准,你去看我在面子书share的video。”

‘姐姐,其实什么是内安法令?他们之前讲要用内安法令捉人咧。’

“内安法令是一条恶法,就是政府可以不需要任何理由,就逮捕一个人。然后可以无限期延迟逮捕一个人的时间。那个人就要一直坐牢。”

‘噢,原来是这样。那谁有被内安法令捉过?’

“嗯,考起我了。我记得的是安华、林吉祥、林冠英、华教斗士沈慕羽你认识吗?”

‘吓?林冠英也有被捉过?被捉过可以做首长的咩?做首长不是要干干净净的咩?’

“他还坐过牢。”
‘坐过牢?他为什么坐过牢?’(哎呀,早知不要跟你讲这么多)

“嗯,是这样的,那时候姐姐也还没懂事。就是他去帮了一个被马六甲首长强暴了的女生,结果那个女生后来却反悔。然后甲州首长就控告他毁谤咯,他就坐牢了。很无辜。你去问妈妈,这些八卦事情她最懂了。”

‘可是纳吉下台后,要‘ong’谁出来当首相?’(哈哈,太天真了吧,他要是下台,很多人争着上位啦)

“只要是有素质的好领袖就可以。安华、林吉祥、哈迪阿旺……”

‘总之就不会有华人首相的啦。姐姐,为什么一定要马来人做首相?’

“没有规定要马来人做首相,这是巫统的不成文规定。但是最重要的是,你为什么一定要华人做首相呢?只要是能者就能做首相,我们不应该以肤色来决定一国领袖。你看看美国白人,也是选了一个黑人奥巴马当总统啊。”

‘那也是哦!’(妹妹陷入沉思)

由于我已经没有力气跟她继续讲下去,我于是叫她去看我分享的文章。她看了后,信息我说:确实不应该看肤色。我顿时感觉到,教育的重要。

这时我突然想起两天前,在《星洲日报》看到一篇“我要怎样告诉孩子?”的评论,很想跟他说,我成功教导我的妹妹了,方法就是:说实话。

6 条评论:

  1. 你很勇敢。。 我当天也看见很多和我同年代的女生(80's) 哈哈。。我真的有点惊讶,因为平时身边的女生都很少谈政治,可是709的时候都勇敢的站出来。。

    回复删除
  2. 懿颦,我是聚兴,还记得我吗?
    首先,我在此感激你为709出一份力,我也佩服你敢敢发言的勇气。
    也许很多人认为我们80后的“小孩”不懂政治,所以他们轻视我们面子书时代的力量。就是因为这样,我们要让暴政知道我们也拥有判断是非对错的能力,利用手中的一票说话。
    我很惭愧因为没有出席709,我很遗憾没能见证我国开始迈向真正民主的步伐。所以再次谢谢你。
    我很高兴有你这一位勇敢的学姐!

    回复删除
  3. 礼貌上通知一声,转载了你这篇文章。http://fanny211.wordpress.com

    回复删除
  4. 聚兴,我当然记得你,呵呵,谢谢你有留意到我的文章,希望以后会有更多人勇敢站出来。当然,如果不需要游行,国家就能改革的话,那就更好。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