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4日星期六

纯粹的你不纯粹的世界。

我还是忍不住,动用方块字的力量,去写你,尤其看了这部中国解密节目后。

很多人在看了THIS IS IT后都以讶异的语气告诉我,原来你这么厉害(!乘 n次)我于是展露出那份一早就知道你有多厉害的不屑,以极其不理解的口吻:“为什么你们可以如此后知后觉?”这种感觉真妙。
没有一套电影,可以破我看三次的记录。为你做这种有点无谓的突破。不为什么,只为了再次感受在戏院里,自己对你的朝拜。

你的腼腆一笑,在空气中,被风吹散,尘归尘,土归土。今后,我只能通过冷漠的荧幕朝拜你。
这是我在看了一个非常非常值得推荐的中国节目《终极解密 迈克尔.杰克逊 档案》后,突然有的感慨。我真的很喜欢,这位主持人的旁白。真的,很好很好。很喜欢这个节目的拍摄手法,让我对你有了更深层的理解。

于是我想起,早前因为看了这部麦可电影而被感动的子伦,叫我为他写篇评论,他说,因为你比较了解麦可。这时候,我想说的是,我只是听他的歌,看他的舞,感受他的巨星风范,可是我没有了解他。或者更贴切的说法,是,没有人了解他。就像他在childhood里唱道的:


No one understands me没有人理解我
They view it as such strange eccentricities...他们认为这就是古怪的行径
'Cause I keep kidding around因为我一直闹着玩
Like a child, but pardon me...就像个孩子 但是,请原谅我
People say I'm not okay人们总是觉得我是怪胎
'Cause I love such elementary things...因为我就是喜欢这些自然的事物
It's been my fate这已经成了我的宿命
to compensate for the Childhood来补偿我的童年

你童年的笑,是天真无限的童真的笑,还是为了工作而必须牵起嘴角展露的笑?

是的,我一直找不到形容词去形容你的心境,单纯、纯真、简单,都不是饱受世俗红尘的你。这句话说得很好,“只有纯粹的人,才能在音乐艺术上,取得像你这样空前绝后的成就。”可是长期以来,围绕在你身上的传言,都比你的音乐才华和成就,更为受人瞩目。


他 们说,你住进这里,是为了寻求青春常驻。事实是,1985年,你为了拍摄百事可乐的广告,而被烧伤了头,过后百事赔了你150万美元,你把它全数捐了出 去,成立一个帮助烧伤者的基金,给了加州一所后来改名为麦克杰逊的医护中心,而这个高压氧气舱,是这所医护中心一种医治烧伤者的科技。


这 种耸人听闻的传言传开来,谁还记得,1985年3月6号,全球8千个电台,同时播出你包办词曲的这首We Are The World,唱片销售收入6千5百万,全数用来人道救济非洲灾民。“他发起和参与的慈善演出,创造了吉尼斯世界纪录,而且他也是全世界演艺圈捐钱最多的艺 术家,可是如果不是他死了,人们会注意到这一些吗?”


这是你创造的45度倾斜版权所有的鞋。“如果没有天马行空的创造力,和对音乐表演艺术的执着和痴狂,这样的幻想,不要说创造,就连想也想不到。”


1993 年,你人生中的转扼点。你引用一句话来形容:It is the best of time, it is the worst of time。那年,才35岁的你,就拿来终极传奇奖。可是你以始终腼腆的笑容上台,却不是说什么致谢词:我的童年完全被剥夺了。没有圣诞节、没有生日,没有 童年,没有童年的快乐,换回的是辛劳、挣扎和痛苦。以及接着在物质上和事业上的成功。可是我付出的是沉重的代价,我不能重塑这一部分的人生。


有 句话,我觉得用来形容你的心境,是再贴切不过的:我最爱的人伤我最深。你创造了neverland,为了让小孩们感受到你无法弥补的童年,可是这两位孩 子,却插了两把刀,在你疼惜孩子的心田里。1993年娈童案,就算有上百位孩子愿意为你作证,证明你没有做过猥亵孩童的行为,可是因为不堪接受赤裸裸的身 体检验,你选择了破财挡灾。名誉形象直冲而下。


2003年,你选择不屈服,可是最终换回来的,是neverland不再never,“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麦可居无定所,而比无家可归更可怕的,恐怕是那无边无际的孤独。”同年的圣诞节,你的家人包下一家超级市场,你说,这是你第一次在超级市场买东西。

如果不是他们伤害了你,我想你也不会选择重出江湖,在舞台上获得群众的肯定。你说,“只有在亿万群众面前,我才能感受感情的存在。”可是在这之前,因为承受着世俗眼光和压力,你已经深深掉入药物的泥沼里。

45年来,“麦克杰逊其实一点都不怪,怪的是他需要应对的舆论环境。”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