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7日星期日

永远第一名的偶像。



如果你问我,我的偶像是谁,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迈克杰逊。
你会问我,那条水,这么多问题,漂白,婚姻失败,娈童癖。
我会答你,重要吗?喜欢,本来就是义无反顾的。
何况是喜欢的,忠心耿耿的,偶像。
迈克杰逊也验证了一个不变的真谛:喜欢一个人,本来就是如此盲目。

中学,是大家追求明星偶像效应的时段。我的那个年代,年轻人心中的偶像来去都逃不了几个名字:周杰伦、王力宏、五月天、 F4。女生追求的偶像,都少不了几个基本条件,要不就是才华横溢,要不就是帅气有型。我喜欢他,不为别的原因,只因为他象征着他那专属的舞台。

他说过,他是entertainer。他在舞台上的一举手,一投足,都是如此的恰到好处,令人屏息。
他说过,I am the King Of The Pop! 他的曲,写出了真正的音乐灵魂。他的词,反映了真切的现实。从环保的讯息,爱护孩童的意识,甚至是对世界和平的歌颂。首首歌曲的每一个空格,他不曾浪费。

我看过,他在舞台上演绎的完美,每个动作,只是让人讶异:是不是电脑控制着他的舞蹈?现场跳怎么可能有这份能耐!不可能!
我听过,他在演唱会的歌唱,没有丝毫瑕疵,只是让人质疑:是不是CD播出来的?现场唱怎么可能会如此完美!不可能!
许多人对他的印象,也许有他的月亮漫步,他全球第一的歌唱专辑,或是他那张黑与白的脸颊;只是他在我心中,不再只是那些数不尽的masterpiece,而是他那抹不去的传奇故事。

2008年10月19号,《我的偶像》,只写到这里。

我没有写下去的原因,跟国文在部落格写的一样,我觉得自己的文字,无法刻画出他的完美。无法刻画出他如何把世人眼中的不可能化为可能。我甚至会觉得他的“崇高”,已到达了一个我不仅无法触碰甚至无法用文字来表达的位置。我甚至懊恼自己,文字的造诣怎么这么低?

我 知道迈克杰逊,是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常常会听人唱着类似的自创童谣:迈克杰逊,烧烟烧benson,出街忘记带license。“认识”他,是种初中开 始,话说那个时候,每次搭巴士以后走在回家的路上,未到家的前几间屋子,我都会在空气中听到他的曲子。呵呵,哥哥又在炸迈克的歌了。

也是 这样,我家第一张《HISTORY》的专辑,被炸得体无完肤,“卡带”了。后来我很开心地用储蓄买了新的一张。只是几年前我突然想听他的歌的时候,我翻了 整个家都找不回了。上个星期六,我在1U企图要购买,可是也是找不到;后来今天去再找,他说,断市了。唉。这个唉,不是为了那张我买不到的专辑。而是因为 一种奇怪的失落。

坦白说,迈克之死,我并没有非常惊讶。坦白说,我也没有很伤心。有者信息我,说他们很低落;有者信息我,叫我不要为此难 过。我说,我没有啊。因为不管他在不在,我对他的印象都不曾转换,对我而言转换的,除了是他的简介从(诞生于1958年8月29日)变成(1958年8月 29日-2009年6月25日),就是我最伟大的梦想-观看他的演唱会将成为永远不能实现的梦想。

为什么?因为我追捧他的方式,已经不再 是那种在迈克杰逊演唱会中看到的狂叫狂喊,哭泣晕倒。我追捧的是他在过去里的每一个画面。我跨越了冲动的粉丝,感性的歌迷的阶段。我是他忠实但理性的支持 者。我知道,他不管在哪里,都会用同样温文尔雅的口吻,呼喊着“I Love You!”。

近期很多关于迈克的消息,都是身边知道我喜欢 他的人转诉我的。近几年来,他有很多负面新闻,还有很多病疾缠身。可是我都不管他究竟有没有娈童(虽然我还是相信他是清白的),有没有整型有没有漂白。对 于我,他对整个社会有着一颗细腻又真诚的心,因为这些我都从他编的曲、作的词、唱的歌中如此轻易地感受到。可是就因为他是个绝对的完美主义者。他在意别人 对他的眼光,他在意社会对美丑黑白的界定,还有他在意他曾经在舞台上那绝对是别人、也应该是他都无法再攀爬上去的巅峰。可是完美主义者不知道高处不胜寒 啊。

原来,诗棋也跟我有着同样不算难过的感觉。那时候是我介绍他听迈克的!那时候我还很厉害的以为,一定是自己介绍得好,导致她和她的姐 姐都疯狂地马上热爱起迈克了。(诗棋还疯狂地写了一本关于迈克杰逊的小说,超“好笑”的!)后来才醒觉,只要是稍微认识音乐、有品味的人,都会喜欢他啊。

我还跟诗棋“谈笑风生”地聊起,他离开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其实当我收到秀芬通知我他的死讯的时候,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他的孩子。他一辈子里最爱的应该就是孩子吧。然后想到他为演唱会投保,保险费应该足够抚养孩子好一段时间吧。

昨 天我一面驾车一面听到许许多多不同的曲子,我想,他是唯一一个歌手我有这个能耐听完所有他的歌曲的吧。(Jackson 5当然不算,不过我也有他两张的Jackson 5专辑)我还在想,为什么电台博来播去都是这几首的啊。光是You’re Not Alone就听了两次了。于是我又想起每次演唱会他在唱起这首歌时,都一定会有歌迷成功冲过所有保镖的防卫,然后抱着迈克,而迈克依然用着他那跟CD一样 的歌声诠释着You’re Not Alone。

如果你在我心中是一副画,我想那应该是任何品牌的胶擦或涂改液都无法擦掉任何一痕的雕刻。

我的遗憾只是,没能欣赏他的演唱会,在那歌神和舞神的结合之下,接受他通过“I Love You!”传达的爱意。我想我剩下来能做的,应该就是去荷兰瞻仰他那真的象征着History的雕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