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2日星期二

希望沙登会想念我,你也是噢!



脚步并没,怎么会没
想象中的潇洒
我以为这不会是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如果沙登要选择想念我
会是我跨过黑夜飞车腾奔
在划着横线的路牌前直驶
还是我在红灯前倏然喇油,之重?

如果沙登选择了不想念我
那会不会是
我在这里承载了太多的过去?
我记得主修辩论业余实习的泪
我记得室友为我烹煮家饭的温

少了
踏入大学前对情恋的幻
多了
浓浓,希望能远远的友情滋味
淡香,深深….

当我的记忆开始由
许多碎碎的片段散乱
堆砌成仅剩下的一些,文字转载了的
我可不可以要求沙登为我
牢牢记住?
记住我开朗的笑
记住我躲起来的哭
记住我每一刻您认为值得记住的

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
我还是会犯贱地怀念
沙登污浊的泛褐的水,沙登肮脏泛黑的空气
因为
曾经这里的土地
滋养了我三年的成长
孕育了我三年的记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